兩岸

臺灣宜蘭縣岳彩漢尋根大陸地區記

作者宜蘭縣’岳彩漢  薦稿;本報記者;岳志勇

大家應該都不知道:當初我爸爸岳喜忠在十幾歲的時候一個人從上海從海軍來到臺灣,他並不知道我們的家譜。他也不知道我們是岳飛祖的第幾代,他甚至說到底是不是岳飛祖的後代他也都不確定。

       所以我們幾個孩子名字叫做:岳劍蘭(大姐)、大哥岳望申(我爸爸是上海人)、岳安勵、岳創業、岳創漢(就是我)還有我弟弟岳創輝。歐元大廈

後來一直到我17歲在臺灣加入了“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以後,因為耶穌基督聖靈的帶領才找到家譜。我才能認祖歸宗改名為岳彩漢。因為這個教會跟其他的基督教很不一樣,非常重視家庭,尤其是祖先的歷史。

在全世界不只是中國人的地方,歐洲人、美洲人、非洲人…每個教會成員都應該要做家譜,而且已經執行了快要200年,所以我們教會擁有全世界最大的家譜網站,和家譜資源中心。教會也一直鼓勵在臺灣的教友要積極做自己的家譜,每個人至少要做五代以上。教會也教我們很多方式:除了做祈禱尋求神的帶領以外,還有去戶政事務所找資料,或是找家廟、祖先牌位後面的名字、詢問家族長者、甚至考察墓碑⋯⋯等等。然而當我在1991年左右時跟我爸爸說教會要我要做至少五代家譜的時候(我家只有我一個人參加教會),我爸爸說“什麼五代?最多只有兩代!你爸爸就是我岳喜忠,我爸爸就是你爺爺岳德雲。我只記得你爺爺在我小時候帶我回過一次安徽省宿縣的岳家莊。其他的沒有資料了!

因為我爸爸一個人來臺灣時還未成年,臺灣當然不可能有家廟、祖先牌位,更沒有家族長者可以讓我問,也沒有墓碑讓我考察……當時看來似乎不可能找到家譜了。後來我爸爸回上海找我叔叔探親,在上海也找不到家譜。我不死心。2001年,我親自帶兩個孩子回上海探親找家譜。我家在上海黃埔區山東南路。那邊的戶政機關說都沒有家譜資料。我再請我叔叔帶我去舊的地址:上海市康定路,也就是我爸爸當初離家從軍後來成為大時代孤軍來臺灣的地址。那邊的鄰居還記得我們家,但是也只認識我爺爺岳德雲奶奶朱秀英而已,沒有其他的資料。我們到了康定路那裡的戶政機關,也是沒有資料。機關裡的人員還告訴我:“你是臺灣來的?你可能不知道,我們這裡曾經有文化大革命,所以很多資料都沒有了,燒掉了,對不起!”

找不到家譜的我,只好先去蘇州東山幫我爺爺奶奶上墳。也出錢修墳。因為我叔叔當初葬我爺爺的時候很困難沒有錢。但對於家譜我還是不死心。我一直繼續做祈禱、尋求神的幫助。  到了2004年的時候,我那時住在臺北永和。我突然有一個很強烈的靈感,感受到祖靈在呼喚我,要我趕快到大陸做家譜。我說走就走,買了一張機票一個人飛到上海,然後跟我叔叔說請他買到安徽省宿縣岳家莊的火車票。

我叔叔說:“小漢啊,我說你腦子是不是壞掉了?安徽省宿縣?現在已經沒有了,叫做宿州。我們的老家岳家莊呢,你叔叔我這一輩子隻去過一次,那時候我還只有五歲。岳家莊那邊叫做西寺坡車站,現在這個車站還有沒有我也不知道!你每次來大陸滿腦子就是做家譜,我看你的耶穌基督真是很會做思想工作的嘛?但是我告訴你,就算找到了岳家莊,我也一個人都不認識。你說怎麼做家譜啊?”

我說:“別管那麼多了,所有的費用我出。反正先到你說的宿州,如果再找不到,頂多白跑一趟而已,也沒什麼損失。”我叔叔說:“好吧,既然你這麼有決心,那我明天就去買車票了”。所以在2004年6月20號,我,嶽彩漢(當時叫做嶽創漢)和我叔叔岳坤閂叔侄倆前往安徽宿州了~

在火車上,生重病的我昏昏欲睡。坐在我對面的一個男士,問我叔叔怎麼了,是不是生病了?我叔叔回答他:“你看得出來?他腦子壞掉了!”對面的男士說看得出來,因為他是醫生。我叔叔就順便告訴他,我在臺灣生了很嚴重的精神疾病,叫做“躁鬱症”,自殺過很多次,今年又剛離婚,所以心情不太好。醫生每天給他吃了很多鎮定劑還有安眠藥,所以他一直看起來都很沒有精神。然後那位醫生問我們要坐到哪裡?我們說要到宿州。然後旁邊有一個陌生的女士就說,她也是要到宿州,因為她就住在宿州。然後問我們要到哪裡?我叔叔不知道,就叫我自己講。我回答說其實我也不知道,我們真正的目的地是西寺坡車站的岳家莊,但是我叔叔說這個車站已經找不到了,所以等我們下了車再問人吧~

然後那位女士說,岳家莊她不知道,但是現在沒有西寺坡車站了,卻有個西寺坡鎮,問我們要不要去看看 我說那當然就去西寺坡鎮啊!  下了火車之後,招了一台計程車🚕去西寺坡鎮。那位好心的女士怕我們被騙,也陪我們一起去。  到了西寺坡鎮以後,司機問我要到西寺坡鎮的什麼地方?我就請他問人看看有沒有岳家莊?後來找到了,他叫我們立刻下車。因為那裡沒有路了,車子的輪子都陷在泥巴裡,他要回頭了。

 我們下車以後,我的雙腳也是踩在泥巴裡。在那裡的我彷佛進入了時光隧道,回到了一個古時候的朝代,看不到任何現代化的東西,泥土地上有幾隻羊🐑和雞🐓還有狗🐶跑來跑去。好幾個磚瓦矮房子坐落在田地裡。

我叔叔怕我被騙。因為我是臺灣來的。我說沒事、我不怕。因為若是老家就自己人,哪有什麼好騙?若不是,我就回去再想辦法,要騙我什麼?我看到了一個小雜貨店,門口有一個老人家一邊顧店一邊抽煙⋯⋯

我就走過去跟他自我介紹:“老伯伯您好,我是臺灣來的嶽創漢。我爸爸叫岳喜忠。這是我叔叔岳坤閂住在上海。我爺爺排行老三叫做嶽德雲,他很年輕的時候從這裡到了上海,生兩個兒子。一個1949年隨著中國國民黨到了臺灣,一個留在上海。請問您是否認識這裡有沒有一戶人家他的小孩嶽德雲年輕時到了上海,後來有子孫到了臺灣的?”結果您知道後來怎樣嗎?

那位伯伯沒有跟我講話,卻將他的手指向一個矮房子。

我愣了一下後,就帶著我叔叔和陪我們來的那位女士一起走過去。

 

門關著的。

天是陰天。

除了我們四下無人。

我大膽敲了門。

我叔叔又提醒我一次不要被騙。因為這裡那麼安靜,你講你是臺灣來的,我是上海來的,聲音都傳出去了。我說:頂多找不到,應該不需要騙我。亂認親沒有意義吧⋯⋯然後門開了。

一位姥姥走出來,抬頭看見我叔叔就說:“哎呦!你不是岳坤閂嗎?”

我叔叔說:“哎呦,妳是誰呀?妳怎麼認得我?我上次來的時候才五歲,現在已經快要60歲了。妳怎麼會認得我呢!”

那位姥姥說:“先進來,先進來!”

 

我們進去坐下以後,她就一個人走到裡面不見了!

我們等了好像一個世紀這麼久,繼續坐也不是,走也不是。

我叔叔又說:“小漢啊,你不要太激動,凡事要小心不要被騙!”

我說沒事,既來之則安之!

 

然後姥姥終於出來了,拿了一小疊信件和幾張照片。問我說:“你是臺灣岳喜忠兒子嗎?”

我說我是。她就把東西給我。

 

我ㄧ看到那些東西,全身上下就被 神的聖靈充滿,我留下了眼淚——我知道找到家了!

因為我手上端著的是我的父親岳喜忠寫回上海的信和寄給上海的照片。然後我爺爺又從上海寄回到安徽宿州。我看到父親年輕時的照片和字跡、還有我大哥岳望申滿周歲時的嬰兒照(臺灣也有一模一樣的一張)。

我激動地告訴我叔叔說:“叔叔,皇天不負苦心人~我終於找到了!”

他也說:“小漢啊,你真的找到了,這真的是太神奇了,在我看來簡直是不可能的事情,怎麼會被你找到了呢?可見你的耶穌基督真的是 神啊~祂真的有在帶領你!”

 

後來我、我叔叔和我爸爸都有陸續再會老家幾次。那位姥姥家就是岳喜玲叔叔的家。喜玲叔叔告訴我我是“彩”字輩的。我回到臺灣以後就去戶政事務所把名字更正為嶽彩漢。

 

當我取得家譜了以後,上海的叔叔家、臺灣的兄弟,每個人都來找我印家譜。雖然他們沒有把名字改成彩字輩,也沒有因此而歸信耶穌基督,但是每個人都認可我對 神 也就是耶穌基督的信心,也承認:沒有耶穌基督的帶領,我們無法落葉歸根,我也無法認祖歸宗。因為連我爸爸和我叔叔都說我要找到家譜是“不可能的任務”。然而我知道,“在人是不可能,在神凡事都能。”這段尋根、找家譜的真實故事,也成為我在教會當中為耶穌基督的福音所做的見證之一。

 

雖然在我老大老二命名的時候,我還不知道他們的字輩,只是根據當時神給我的靈感用我在教會所持有的神聖麥基洗德聖職權柄為他們倆兄妹命名為虹旭、虹庭。所以等我的名字改成彩漢的時候,我和孩子的字輩連成“彩虹🌈”也在教會的一段佳話。因為在聖經裡面彩虹🌈是在經歷了大洪水諾亞方舟以後, 神 耶和華與人類子民重新立約的記號。

 

所以在我再婚以後,我太太懷著岳老三。當時為了取名字,還在Facebook上面讓我的朋友一起征名。很多人建議繼續用“虹”,也有建議回歸族譜用“增”,我呢⋯⋯當然還是做禱告尋求 神的意見。就在很多好聽的名字在Facebook出現了以後,比如說:男生就叫虹斐,女生為虹霏或虹菲⋯⋯結果最後我都沒用任何朋友的意見⋯⋯雖然跌破大家的眼鏡,但是大家都覺得取的很好聽。因為在孩子出生前一天,我讀到聖經裡的一段話:“我豈沒有吩咐你嗎?你當剛強壯膽!不要懼怕,也不要驚惶;因為你無論往哪裡去,耶和華-你的神必與你同在。”(舊約聖經約書亞記,第一章第九節)這一段話不就是在說我尋根、尋找家譜時候的心理狀態嗎?我叔叔一直怕我被騙,又一直說我腦子壞掉了,覺得這是一個不可能的任務。但是我不懷疑不懼怕,一切都交給神。因為我知道我不管往哪裡去,安徽宿州也好,西寺坡鎮也罷,只要我保持忠信,我的神必定與我同在。

 

就是這剛強壯膽四個字,讓我得到的靈感將小兒子取名為嶽書亞,也就是約書亞(Joshua)的諧音。以紀念他爸爸,我,是靠著神的大能與指引才能找到老家、我們的根、知道我們從哪裡來,知道我們的名字我們的姓所代表的意義,還有家族 責忠孝文武的道德標準,提醒他們:他們的名字就是對祖先、對神的見證,永不忘本!

我知道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是真的神的教會,祂不但教導我珍視祖先、重視家庭,還親自帶領我尋根,找到家譜,認祖歸宗。

我們安徽宿州西寺坡的家譜今年遇上30年一次的大修, 感謝家譜主委 @岳彩龍 宗親也幫我們把臺灣和上海的名單放到家譜裡面。

 

這一切的一切,對您們來說可能沒什麼,因為你們本來就有家譜,是很正常的感覺。

但是對我而言,對我爸爸和我叔叔而言,是奇妙又奇妙的事。如果沒有 神創造了人,就不會有我們的祖先,也不會有我們。

所以我們不但是飛祖的子孫,是炎帝神農的後代,我們每一個人更都是神的孩子啊!

 

說了你們可能覺得很不可思議,我也覺得。而且我們教會很棒喔,連我們教會的傳教士長老,都利用休息日到宜蘭的碧霞宮(岳武穆王廟)陪我一起向飛祖爺爺上過香。(其他的基督教徒是不可能拿香拜拜的)。但是我們的傳教士長老說:你們家是岳飛的後代,這真的很酷!拿香拜拜🙏一下沒有關係,但我只要一根香就好😁)

 

所以雖然我是基督徒,甚至是教會的長老。但是希望各位宗親可以明白,如果不是因為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的話,我根本就不知道我是誰,更不會出現在現在這個群組裡的。

 

期盼各位宗親可以理解、包容我和大部分的中國人信仰可能不同。其實應該沒什麼關係吧~因為我們中國的宗教除了原始道教以外,不論佛教、喇嘛教、朱元璋曾經加入的明教、回教⋯⋯都是從別的國家傳入的。當然如果有宗親想要更加瞭解我所屬的跟別的基督教不一樣的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完美完整豐滿的福音教義的話,可以私訊我私下交流。我就不再群組裡面跟大家傳教了!

 

你們都是我的親人、我的家人,我愛您們每一個人。㊗️願地上的平安賜給每一位宗親,天上的榮耀歸於神吧!

 

 

  1. 附上全世界家譜資源中心網站:

 

https://www.familysearch.org/zh/’


台湾宜兰县岳彩汉寻根大陆地区记

作者宜兰县’岳彩汉  荐稿;本报记者;岳志勇

 

大家应该都不知道:当初我爸爸岳喜忠在十几岁的时候一个人从上海从海军来到台湾,他并不知道我们的家谱。他也不知道我们是岳飞祖的第几代,他甚至说到底是不是岳飞祖的后代他也都不确定。

所以我们几个孩子名字叫做:岳剑兰(大姐)、大哥岳望申(我爸爸是上海人)、岳安励、岳创业、岳创汉(就是我)还有我弟弟岳创辉。

 

后来一直到我17岁在台湾加入了“耶稣基督后期圣徒教会”以后,因为耶稣基督圣灵的带领才找到家谱。我才能认祖归宗改名为岳彩汉。

因为这个教会跟其他的基督教很不一样,非常重视家庭,尤其是祖先的历史。

在全世界不只是中国人的地方,欧洲人、美洲人、非洲人…每个教会成员都应该要做家谱,而且已经执行了快要200年,所以我们教会拥有全世界最大的家谱网站,和家谱资源中心。

教会也一直鼓励在台湾的教友要积极做自己的家谱,每个人至少要做五代以上。教会也教我们很多方式:除了做祈祷寻求神的带领以外,还有去户政事务所找数据,或是找家庙、祖先牌位后面的名字、询问家族长者、甚至考察墓碑⋯⋯等等。

 

然而当我在1991年左右时跟我爸爸说教会要我要做至少五代家谱的时候(我家只有我一个人参加教会),我爸爸说“什么五代?最多只有两代!你爸爸就是我岳喜忠,我爸爸就是你爷爷岳德云。我只记得你爷爷在我小时候带我回过一次安徽省宿县的岳家庄。其他的没有数据了!”

因为我爸爸一个人来台湾时还未成年,台湾当然不可能有家庙、祖先牌位,更没有家族长者可以让我问,也没有墓碑让我考察……当时看来似乎不可能找到家谱了。

 

后来我爸爸回上海找我叔叔探亲,在上海也找不到家谱。

 

我不死心。

 

2001年,我亲自带两个孩子回上海探亲找家谱。我家在上海黄埔区山东南路。那边的户政机关说都没有家谱资料。我再请我叔叔带我去旧的地址:上海市康定路,也就是我爸爸当初离家从军后来成为大时代孤军来台湾的地址。那边的邻居还记得我们家,但是也只认识我爷爷岳德云奶奶朱秀英而已,没有其他的数据。我们到了康定路那里的户政机关,也是没有资料。机关里的人员还告诉我:“你是台湾来的?你可能不知道,我们这里曾经有文化大革命,所以很多数据都没有了,烧掉了,对不起!”

找不到家谱的我,只好先去苏州东山帮我爷爷奶奶上坟。也出钱修坟。因为我叔叔当初葬我爷爷的时候很困难没有钱。

 

 

但对于家谱我还是不死心。

我一直继续做祈祷、寻求神的帮助。

 

 

到了2004年的时候,我那时住在台北永和。我突然有一个很强烈的灵感,感受到祖灵在呼唤我,要我赶快到大陆做家谱。

我说走就走,买了一张机票一个人飞到上海,然后跟我叔叔说请他买到安徽省宿县岳家庄的火车票。

我叔叔说:“小汉啊,我说你脑子是不是坏掉了?安徽省宿县?现在已经没有了,叫做宿州。我们的老家岳家庄呢,你叔叔我这一辈子只去过一次,那时候我还只有五岁。岳家庄那边叫做西寺坡车站,现在这个车站还有没有我也不知道!你每次来大陆满脑子就是做家谱,我看你的耶稣基督真是很会做思想工作的嘛?但是我告诉你,就算找到了岳家庄,我也一个人都不认识。你说怎么做家谱啊?”

我说:“别管那么多了,所有的费用我出。反正先到你说的宿州,如果再找不到,顶多白跑一趟而已,也没什么损失。”我叔叔说:“好吧,既然你这么有决心,那我明天就去买车票了”。

 

 

所以在2004年6月20号,我,岳彩汉(当时叫做岳创汉)和我叔叔岳坤闩叔侄俩前往安徽宿州了~

在火车上,生重病的我昏昏欲睡。坐在我对面的一个男士,问我叔叔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我叔叔回答他:“你看得出来?他脑子坏掉了!”对面的男士说看得出来,因为他是医生。我叔叔就顺便告诉他,我在台湾生了很严重的精神疾病,叫做“躁郁症”,自杀过很多次,今年又刚离婚,所以心情不太好。医生每天给他吃了很多镇定剂还有安眠药,所以他一直看起来都很没有精神。

然后那位医生问我们要坐到哪里?我们说要到宿州。然后旁边有一个陌生的女士就说,她也是要到宿州,因为她就住在宿州。然后问我们要到哪里?我叔叔不知道,就叫我自己讲。我回答说其实我也不知道,我们真正的目的地是西寺坡车站的岳家庄,但是我叔叔说这个车站已经找不到了,所以等我们下了车再问人吧~

然后那位女士说,岳家庄她不知道,但是现在没有西寺坡车站了,却有个西寺坡镇,问我们要不要去看看 我说那当然就去西寺坡镇啊!

 

下了火车之后,招了一台出租车🚕去西寺坡镇。那位好心的女士怕我们被骗,也陪我们一起去。

到了西寺坡镇以后,司机问我要到西寺坡镇的什么地方?我就请他问人看看有没有岳家庄?后来找到了,他叫我们立刻下车。因为那里没有路了,车子的轮子都陷在泥巴里,他要回头了。

 

我们下车以后,我的双脚也是踩在泥巴里。在那里的我彷佛进入了时光隧道,回到了一个古时候的朝代,看不到任何现代化的东西,泥土地上有几只羊🐑和鸡🐓还有狗🐶跑来跑去。好几个砖瓦矮房子坐落在田地里。

我叔叔怕我被骗。因为我是台湾来的。我说没事、我不怕。因为若是老家就自己人,哪有什么好骗?若不是,我就回去再想办法,要骗我什么?我看到了一个小杂货店,门口有一个老人家一边顾店一边抽烟⋯⋯

我就走过去跟他自我介绍:“老伯伯您好,我是台湾来的岳创汉。我爸爸叫岳喜忠。这是我叔叔岳坤闩住在上海。我爷爷排行老三叫做岳德云,他很年轻的时候从这里到了上海,生两个儿子。一个1949年随着中国国民党到了台湾,一个留在上海。请问您是否认识这里有没有一户人家他的小孩岳德云年轻时到了上海,后来有子孙到了台湾的?”

 

结果您知道后来怎样吗?

 

那位伯伯没有跟我讲话,却将他的手指向一个矮房子。

我愣了一下后,就带着我叔叔和陪我们来的那位女士一起走过去。

 

门关着的。

天是阴天。

除了我们四下无人。

我大胆敲了门。

我叔叔又提醒我一次不要被骗。因为这里那么安静,你讲你是台湾来的,我是上海来的,声音都传出去了。我说:顶多找不到,应该不需要骗我。乱认亲没有意义吧⋯⋯

 

然后门开了。

一位姥姥走出来,抬头看见我叔叔就说:“哎呦!你不是岳坤闩吗?”

我叔叔说:“哎呦,妳是谁呀?妳怎么认得我?我上次来的时候才五岁,现在已经快要60岁了。妳怎么会认得我呢!”

那位姥姥说:“先进来,先进来!”

 

我们进去坐下以后,她就一个人走到里面不见了!

我们等了好像一个世纪这么久,继续坐也不是,走也不是。

我叔叔又说:“小汉啊,你不要太激动,凡事要小心不要被骗!”

我说没事,既来之则安之!

 

然后姥姥终于出来了,拿了一小迭信件和几张照片。问我说:“你是台湾岳喜忠儿子吗?”

我说我是。她就把东西给我。

 

我ㄧ看到那些东西,全身上下就被 神的圣灵充满,我留下了眼泪——我知道找到家了!

因为我手上端着的是我的父亲岳喜忠写回上海的信和寄给上海的照片。然后我爷爷又从上海寄回到安徽宿州。我看到父亲年轻时的照片和字迹、还有我大哥岳望申满周岁时的婴儿照(台湾也有一模一样的一张)。

我激动地告诉我叔叔说:“叔叔,皇天不负苦心人~我终于找到了!”

他也说:“小汉啊,你真的找到了,这真的是太神奇了,在我看来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怎么会被你找到了呢?可见你的耶稣基督真的是 神啊~祂真的有在带领你!”

 

后来我、我叔叔和我爸爸都有陆续再会老家几次。那位姥姥家就是岳喜玲叔叔的家。喜玲叔叔告诉我我是“彩”字辈的。我回到台湾以后就去户政事务所把名字更正为岳彩汉。

 

当我取得家谱了以后,上海的叔叔家、台湾的兄弟,每个人都来找我印家谱。虽然他们没有把名字改成彩字辈,也没有因此而归信耶稣基督,但是每个人都认可我对 神 也就是耶稣基督的信心,也承认:没有耶稣基督的带领,我们无法落叶归根,我也无法认祖归宗。因为连我爸爸和我叔叔都说我要找到家谱是“不可能的任务”。然而我知道,“在人是不可能,在神凡事都能。”这段寻根、找家谱的真实故事,也成为我在教会当中为耶稣基督的福音所做的见证之一。

 

虽然在我老大老二命名的时候,我还不知道他们的字辈,只是根据当时神给我的灵感用我在教会所持有的神圣麦基洗德圣职权柄为他们俩兄妹命名为虹旭、虹庭。所以等我的名字改成彩汉的时候,我和孩子的字辈连成“彩虹🌈”也在教会的一段佳话。因为在圣经里面彩虹🌈是在经历了大洪水诺亚方舟以后, 神 耶和华与人类子民重新立约的记号。

 

所以在我再婚以后,我太太怀着岳老三。当时为了取名字,还在Facebook上面让我的朋友一起征名。很多人建议继续用“虹”,也有建议回归族谱用“增”,我呢⋯⋯当然还是做祷告寻求 神的意见。就在很多好听的名字在Facebook出现了以后,比如说:男生就叫虹斐,女生为虹霏或虹菲⋯⋯结果最后我都没用任何朋友的意见⋯⋯虽然跌破大家的眼镜,但是大家都觉得取的很好听。因为在孩子出生前一天,我读到圣经里的一段话:“我岂没有吩咐你吗?你当刚强壮胆!不要惧怕,也不要惊惶;因为你无论往哪里去,耶和华-你的神必与你同在。”(旧约圣经乔舒亚记,第一章第九节)这一段话不就是在说我寻根、寻找家谱时候的心理状态吗?我叔叔一直怕我被骗,又一直说我脑子坏掉了,觉得这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但是我不怀疑不惧怕,一切都交给神。因为我知道我不管往哪里去,安徽宿州也好,西寺坡镇也罢,只要我保持忠信,我的神必定与我同在。

 

就是这刚强壮胆四个字,让我得到的灵感将小儿子取名为岳书亚,也就是乔舒亚(Joshua)的谐音。以纪念他爸爸,我,是靠着神的大能与指引才能找到老家、我们的根、知道我们从哪里来,知道我们的名字我们的姓所代表的意义,还有家族 责忠孝文武的道德标准,提醒他们:他们的名字就是对祖先、对神的见证,永不忘本!

 

 

我知道耶稣基督后期圣徒教会是真的神的教会,祂不但教导我珍视祖先、重视家庭,还亲自带领我寻根,找到家谱,认祖归宗。

 

我们安徽宿州西寺坡的家谱今年遇上30年一次的大修, 感谢家谱主委 @岳彩龙 宗亲也帮我们把台湾和上海的名单放到家谱里面。

 

这一切的一切,对您们来说可能没什么,因为你们本来就有家谱,是很正常的感觉。

但是对我而言,对我爸爸和我叔叔而言,是奇妙又奇妙的事。如果没有 神创造了人,就不会有我们的祖先,也不会有我们。

所以我们不但是飞祖的子孙,是炎帝神农的后代,我们每一个人更都是神的孩子啊!

 

说了你们可能觉得很不可思议,我也觉得。而且我们教会很棒喔,连我们教会的传教士长老,都利用休息日到宜兰的碧霞宫(岳武穆王庙)陪我一起向飞祖爷爷上过香。(其他的基督教徒是不可能拿香拜拜的)。但是我们的传教士长老说:你们家是岳飞的后代,这真的很酷!拿香拜拜🙏一下没有关系,但我只要一根香就好😁)

 

所以虽然我是基督徒,甚至是教会的长老。但是希望各位宗亲可以明白,如果不是因为耶稣基督后期圣徒教会的话,我根本就不知道我是谁,更不会出现在现在这个群组里的。

 

期盼各位宗亲可以理解、包容我和大部分的中国人信仰可能不同。其实应该没什么关系吧~因为我们中国的宗教除了原始道教以外,不论佛教、喇嘛教、朱元璋曾经加入的明教、回教⋯⋯都是从别的国家传入的。当然如果有宗亲想要更加了解我所属的跟别的基督教不一样的耶稣基督后期圣徒教会完美完整丰满的福音教义的话,可以私讯我私下交流。我就不再群组里面跟大家传教了!

 

你们都是我的亲人、我的家人,我爱您们每一个人。㊗️愿地上的平安赐给每一位宗亲,天上的荣耀归于神吧!

 

 

  1. 附上全世界家谱资源中心网站:

 

https://www.familysearch.org/zh/’

 

更多 兩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