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省新邵縣巨口鋪鎮大佳沖村紫雲庵一一 紫氣繞祥龍   雲彩輝麗日

本報記者:岳志勇  隨行通訊員:曾端蓮圖文報導

迎著久雨後的夏日豔陽,《全國旅遊時報》採訪組來到屹立於山尖的近兩千年歷史的古庵堂,就途中所見、所遇及人情與鄉村旅遊思考寫寫記實事件,已醒夢人。與歲月訴說那醉人的故事。2018年6月8日,應邵東縣牛馬司鎮和平村10組長福庵住持曾端蓮大師邀約,前往位於湖南省邵陽市新邵縣巨口鋪鎮大佳沖村的千年古跡紫雲庵拍攝參觀考察。從邵陽市汽車北站坐邵陽到高坪的客車,29.8公里,10元錢一個人的車費,與曾端蓮從高崇山坐寶慶站到高崇山公車到邵陽老火車站轉公交1路車直接坐到終點站邵陽市汽車北站,剛下車就看到一輛邵陽到高坪的客車,上車不久就發車了,不到一個小時就到巨口鋪鎮街上永福超市批發店前下了車,曾端蓮與紫雲庵住持肖翠英關係非常好,她已去過紫雲庵三十餘次了,一般是該庵堂舉行大活動,她與周邊兄弟友好寺廟庵堂住持一起十余人去幫忙做法事念經、拜懺等。一般是下車後就步行12,8公里,到該庵堂,因人多一路說笑,到不覺得累。此行曾端蓮已間斷多年沒去過紫雲庵了,至少有四到五年了,一打聽,至今仍沒有經過紫雲庵的客車,曾端蓮為表禮性,就在永福選購一禮貢品,店前擺滿了出租的小車與摩托車,一聽有人要去紫雲庵了,立馬都圍攏來了,有的說租他摩的去60元錢,有的說40元錢,知道是外地來的,啃外地人是正常,出租人盼外地人來是盼星星盼月亮,可就是看不到一個外地人,可能都嚇怕了。本來之前也曾到過紫雲庵一兩次,最早到是2005年吧,一個媒體同事介紹到那也是大佳沖的羅公殿大法事攝像,是冬季,那時上面很冷,比邵陽這邊低一、二度,去攝像時還是晴天,到時第二天突然變天,冷得受不了,借了毛線衣穿才維持下。當時就是從山腳到大佳沖羅公殿是水泥硬化路面。這次去看到沿線全部是水泥硬化路面了,村道不太寬,過了五星村街後到一採石場不遠的轉彎路口時,前面突然開來一輛犬型貨車,因轉彎處路面還是稍微寬得一些,所以貨車並沒減速,摩托車在靠邊別開快速行駛的貨車時,車輪從水泥路面上一層薄細石沙上過,摩托車滑翻,連司機三人朝貨車方向摔到,欣虧頭部離貨車輪子相隔一尺遠左右,否則就出大事了。農村村道行車不減速,駕車技術不高,沒人管理是造成重大車禍等安全事故的主動起源,這次記者是親身體會了一大驚險,好在是虛驚一場。  過了大佳沖院子,前面雖然是水泥路,但很陡,摩托車無法搭乘三人,必須要一個人下來步行,曾端蓮下車步行了,前面不到一華里之內有幾段很陡的路,如同斜牆壁,坐著是有點害怕。過了不到一華里的路程,就不是水泥路面了,是長滿草的泥沙路了,但路面還是好走,到庵堂與大佳沖院子大約兩公里,到紫雲庵時,門都是打開的,但沒看到人,摩的司機顯然是與住持肖翠英是認識的,沒看人就到處幫記者找她,喊她,不到5分鐘就把她喊出來了,可能是在房間看電視,因一到就聽到電視聲音,她看到是摩的司機,就手上拿著幾百元錢走了出來,對摩的司機說,先給你400元錢,我們租摩的的錢我們早給了司機阿。正在嶷惑時,聽他們對話才知,這庵兩邊各修建一棟側面房子,是該摩的司機承包砌好的,還欠700元工資錢沒付給他,她以為是來拿錢了呢,因記者已多年沒來過這了,所以她不認識記者了。聽摩的司機說這新修房子是他跟紫雲庵砌的,還欠他一千元左右的工資,但住持肖翠雲說:這是公益佛堂,都是各周邊香客與企業老闆捐錢維持,因而一直以來經費緊張,你這雖是辛苦錢,但也要為庵堂做點貢獻,菩薩會保佑你的。所以該摩的司機就答應只要700元錢了,考慮到該主持當時只給他400元錢,所以他不肯收,他的意思總共才700元錢,要就這一次付清,又還丟300元錢,怕以後她不記得了,又不認帳,難麻煩,所以就不肯收這錢。  摩的司機跟住持肖翠英介紹我,說這是《全國旅遊時報》記者岳志勇,肖翠英才注意到,一下想起來了,哦。以前來過,在這照過像,於是就立即走進房去,倒茶。在她進去房間時,摩的司機跟我介紹了砌這房子的情況,後肖翠英從房子裡拿出一些水果,跟記者說起了該摩的司機跟她砌的房子,有些不滿她的意,說他砌築技術部到家等,正在聊這事的時候,曾端蓮步行就到了,她埋怨這摩的司機到這了,不曉得去接她一下,害得她好走。確實在說到這房子,到真的把去接她的事忘了。摩的司機也跟她解釋,說說到房子事忘記了。僅管如此,但曾端蓮多年未與肖翠英見面了,還是非常激動,熱聊不斷。稍作歇息後,看到摩的司機還沒有走,因為得知他對紫雲庵瞭解,所以記者就立馬架好隨身帶來的攝像機,把庵堂各處都拍起來。摩的司機也自動跟隨介紹。 庵堂牌樓還是修得不錯,古色古香,雕刻精緻,很有文物價值,內部有比較多菩薩,牌樓變有一塊古碑,上面都看不到字了,內有近十塊石碑,除一塊以外都是捐款碑,那一塊像是主題碑,但就一句話是記載該庵堂的,記載該庵堂始建唐朝年間,近2000年的歷史了,其他一些文字都是些套話贊詞,記者記錄了幾句;該庵堂歷史悠久,建於唐朝,近2000年歷史,當時為”孫、李、隆、蔣、廖、陳“六姓主修。民國初年,國家多難,兵災毀之……。該碑立於1991年歲次辛未仲日。其他什麼也沒有,問這庵堂是為紀念誰而修建,也沒一個人知道,可能是一個佛教香火之地。裡面牆壁上除無亂寫了幾個電話,其他野看不到什麼跟文化相關的東西,由此感覺到鄉村旅遊太缺少文化了,一些珍貴的流轉文化都是隨時間而消失,只知道有個庵堂,沒人知道這庵堂是如何來的,除了一些迷信,來燒下香,求個平安、祈求發財發人,多出人才云云,年輕人來圖過鬧熱,耍一耍唄。在拍攝中,也看到三個美女在玩手機,曾端蓮介紹說,其中一個是住持肖翠英的外孫女,另外兩個是她外孫女朋友,慕名來看看的,當然來了走了一圈,也沒啥可看的,自然就坐在一個竹床上各自玩手機了,如今微信各個角落都流行,但記者用手機在網站搜一下,看有無這紫雲庵的圖片或文章,確沒有找到丁點這紫雲庵的,瞭解中也聽說該庵堂幾乎是每年都搞活動,但就沒一個人想到在網上發點什麼,鄉村文化、宣傳沒人去想。看到這樣場景,想到鄉村旅遊,鄉村文化又在哪裡?遊客來又看麼子?太需要令人深思了,文化素養提不上去,鄉村旅遊如何發展?記者有感而詩曰;

戰鼓聲聲春雷急,山鄉處處映朝夕。

唯獨神仙還迷糊,不知演員為誰戲。

紫氣千年白騰飛,生世何時才知悉。

巨口唱誦都有份,鋪面全是人民幣。


湖南省新邵县巨口铺镇大佳冲村紫云庵一一紫气绕祥龙   云彩辉丽日

本报记者:岳志勇  随行通讯员:曾端莲图文报导

迎着久雨后的夏日艳阳,《全国旅游时报》采访组来到屹立于山尖的近两千年历史的古庵堂,就途中所见、所遇及人情与乡村旅游思考写写记实事件,已醒梦人。与岁月诉说那醉人的故事。2018年6月8日,应邵东县牛马司镇和平村10组长福庵住持曾端莲大师邀约,前往位于湖南省邵阳市新邵县巨口铺镇大佳冲村的千年古迹紫云庵拍摄参观考察。从邵阳市汽车北站坐邵阳到高坪的客车,29.8公里,10元钱一个人的车费,与曾端莲从高崇山坐宝庆站到高崇山公交车到邵阳老火车站转公交1路车直接坐到终点站邵阳市汽车北站,刚下车就看到一辆邵阳到高坪的客车,上车不久就发车了,不到一个小时就到巨口铺镇街上永福超市批发店前下了车,曾端莲与紫云庵住持肖翠英关系非常好,她已去过紫云庵三十余次了,一般是该庵堂举行大活动,她与周边兄弟友好寺庙庵堂住持一起十余人去帮忙做法事念经、拜忏等。一般是下车后就步行12,8公里,到该庵堂,因人多一路说笑,到不觉得累。此行曾端莲已间断多年没去过紫云庵了,至少有四到五年了,一打听,至今仍没有经过紫云庵的客车,曾端莲为表礼性,就在永福选购一礼贡品,店前摆满了出租的小车与摩托车,一听有人要去紫云庵了,立马都围拢来了,有的说租他摩的去60元钱,有的说40元钱,知道是外地来的,啃外地人是正常,出租人盼外地人来是盼星星盼月亮,可就是看不到一个外地人,可能都吓怕了。本来之前也曾到过紫云庵一两次,最早到是2005年吧,一个媒体同事介绍到那也是大佳冲的罗公殿大法事摄像,是冬季,那时上面很冷,比邵阳这边低一、二度,去摄像时还是晴天,到时第二天突然变天,冷得受不了,借了毛线衣穿才维持下。当时就是从山脚到大佳冲罗公殿是水泥硬化路面。这次去看到沿线全部是水泥硬化路面了,村道不太宽,过了五星村街后到一采石场不远的转弯路口时,前面突然开来一辆犬型货车,因转弯处路面还是稍微宽得一些,所以货车并没减速,摩托车在靠边别开快速行驶的货车时,车轮从水泥路面上一层薄细石沙上过,摩托车滑翻,连司机三人朝货车方向摔到,欣亏头部离货车轮子相隔一尺远左右,否则就出大事了。农村村道行车不减速,驾车技术不高,没人管理是造成重大车祸等安全事故的主动起源,这次记者是亲身体会了一大惊险,好在是虚惊一场。 过了大佳冲院子,前面虽然是水泥路,但很陡,摩托车无法搭乘三人,必须要一个人下来步行,曾端莲下车步行了,前面不到一华里之内有几段很陡的路,如同斜墙壁,坐着是有点害怕。过了不到一华里的路程,就不是水泥路面了,是长满草的泥沙路了,但路面还是好走,到庵堂与大佳冲院子大约两公里,到紫云庵时,门都是打开的,但没看到人,摩的司机显然是与住持肖翠英是认识的,没看人就到处帮记者找她,喊她,不到5分钟就把她喊出来了,可能是在房间看电视,因一到就听到电视声音,她看到是摩的司机,就手上拿着几百元钱走了出来,对摩的司机说,先给你400元钱,我们租摩的的钱我们早给了司机阿。正在嶷惑时,听他们对话才知,这庵两边各修建一栋侧面房子,是该摩的司机承包砌好的,还欠700元工资钱没付给他,她以为是来拿钱了呢,因记者已多年没来过这了,所以她不认识记者了。听摩的司机说这新修房子是他跟紫云庵砌的,还欠他一千元左右的工资,但住持肖翠云说:这是公益佛堂,都是各周边香客与企业老板捐钱维持,因而一直以来经费紧张,你这虽是辛苦钱,但也要为庵堂做点贡献,菩萨会保佑你的。所以该摩的司机就答应只要700元钱了,考虑到该主持当时只给他400元钱,所以他不肯收,他的意思总共才700元钱,要就这一次付清,又还丢300元钱,怕以后她不记得了,又不认账,难麻烦,所以就不肯收这钱。

摩的司机跟住持肖翠英介绍我,说这是《全国旅游时报》记者岳志勇,肖翠英才注意到,一下想起来了,哦。以前来过,在这照过像,于是就立即走进房去,倒茶。在她进去房间时,摩的司机跟我介绍了砌这房子的情况,后肖翠英从房子里拿出一些水果,跟记者说起了该摩的司机跟她砌的房子,有些不满她的意,说他砌筑技术部到家等,正在聊这事的时候,曾端莲步行就到了,她埋怨这摩的司机到这了,不晓得去接她一下,害得她好走。确实在说到这房子,到真的把去接她的事忘了。摩的司机也跟她解释,说说到房子事忘记了。仅管如此,但曾端莲多年未与肖翠英见面了,还是非常激动,热聊不断。稍作歇息后,看到摩的司机还没有走,因为得知他对紫云庵了解,所以记者就立马架好随身带来的摄像机,把庵堂各处都拍起来。摩的司机也自动跟随介绍。   庵堂牌楼还是修得不错,古色古香,雕刻精致,很有文物价值,内部有比较多菩萨,牌楼变有一块古碑,上面都看不到字了,内有近十块石碑,除一块以外都是捐款碑,那一块像是主题碑,但就一句话是记载该庵堂的,记载该庵堂始建唐朝年间,近2000年的历史了,其他一些文字都是些套话赞词,记者记录了几句;该庵堂历史悠久,建于唐朝,近2000年历史,当时为”孙、李、隆、蒋、廖、陈“六姓主修。民国初年,国家多难,兵灾毁之……。该碑立于1991年岁次辛未仲日。其他什么也没有,问这庵堂是为纪念谁而修建,也没一个人知道,可能是一个佛教香火之地。里面墙壁上除无乱写了几个电话,其他野看不到什么跟文化相关的东西,由此感觉到乡村旅游太缺少文化了,一些珍贵的流转文化都是随时间而消失,只知道有个庵堂,没人知道这庵堂是如何来的,除了一些迷信,来烧下香,求个平安、祈求发财发人,多出人才云云,年轻人来图过闹热,耍一耍呗。在拍摄中,也看到三个美女在玩手机,曾端莲介绍说,其中一个是住持肖翠英的外孙女,另外两个是她外孙女朋友,慕名来看看的,当然来了走了一圈,也没啥可看的,自然就坐在一个竹床上各自玩手机了,如今微信各个角落都流行,但记者用手机在网站搜一下,看有无这紫云庵的图片或文章,确没有找到丁点这紫云庵的,了解中也听说该庵堂几乎是每年都搞活动,但就没一个人想到在网上发点什么,乡村文化、宣传没人去想。看到这样场景,想到乡村旅游,乡村文化又在哪里?游客来又看么子?太需要令人深思了,文化素养提不上去,乡村旅游如何发展?记者有感而诗曰;

战鼓声声春雷急,山乡处处映朝夕。

唯独神仙还迷糊,不知演员为谁戏。

紫气千年白腾飞,生世何时才知悉。

巨口唱诵都有份,铺面全是人民币。

Print Friend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