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我》系列 布面油画 2018

“物我”渾然的天堂 ——當代藝術家潘士強“人境”世界巡禮

潘士強 | 創造“物我”渾然的天堂

藝術家 潘士強

潘士強

山東煙臺人

品牌中國產業聯盟

文化藝術專業委員會副主席

山東省美協油畫藝術委員會副主任

當代藝術委員會主任

山東省書畫藝術協會副會長

個人官網

panshiqiang.arthub.cn

《物我》系列 布面油画 2018

“物我”渾然的天堂

——當代藝術家潘士強“人境”世界巡禮

文/王鵬

中國人民大學 教授

文化藝術策劃與推廣研究所 副所長

在藝術的理想星空下仰望

在自我意識的幽巷裡漫步

在哲學的藤蔓上攀緣

  ——題記

《物我》系列 布面油画 2017

當代藝術家潘士強先生在近期的創作上,沉入物我兩忘的境界,整個渾然的自我藝術天堂悄悄發生著一場天翻地覆般的變化。心手相應,意到筆隨,臻于化境,達心源造化融合。他的作品神逸、飄逸、淡逸、蒼逸、清逸、曠逸,這種狀態也只有在妙悟自然,只有物我兩忘之時,方能漸入其中。

《物我》系列 布面油画 2017

走進潘士強先生的”人境”藝術世界,讓我覺悟到了東方文化中孕育的藝術抽象概念。在東方藝術哲學觀主導下,以絕對個體理性規律的構成風格,塑造了內在的中國美學性格。在畫面構成、組構以及媒材的試驗過程中,充分釋放個體的感性成分,畫面靈動的構成與探索,柔軟即興的觸感復蘇,抒情抽象與理性構成互為表裡的自然平衡,是探討抽象構成繪畫一個新民族性的特色。

《物我》系列 布面油画 2017

潘士強先生油畫作品的藝術表現方式,在探求形而上的精神意象中,通過團塊和線條的交織,以色彩的矛盾變化構成博大而幽微的視覺交響。在繪畫中,他極大地給予色彩語言以充分的理解和表現,為觀賞者傳遞直接、有效的資訊刺激,產生一系列的色彩感知。因此,色彩在他的繪畫中情感表達力是不容質疑的事實,從而呈現出時間的流動和重疊交錯的空間關係。所以,繪畫對於他來說不是現實的反映,而是心性的流露和冥想的外化,更是一種體驗的方式。

《物我》系列 布面油画 2017

他對於繪畫似乎有一種超然的駕馭能力,始終保持著自由揮寫的狀態,能動的揮灑著不斷生長變幻的畫面,在偶然中邂逅必然,在沒有形式中完成形式。從而完成物我合一,神與物化的完美結合的境界,形成了獨特的”潘士強格調”。

《物我》系列 布面油画 2017

通過潘士強先生的創作歷程中看到,主要的藝術表現形式從意象向抽象風格”轉型”,有著更多的抒情成分,喚出神秘詩般夢境,從而構築理想的空間秩序,萃取空靈的宇宙,衍生變異組構映照視覺律動,開顯拓延空間精神,體悟藝術與生命之深層思考。在創作中,潘士強先生辨證思考形與色面的構成關係,在嚴謹精准的結構中釋放情感,培育出理想化的抽象之烏托邦詩篇,這些都在他筆下彙聚為成蘊藉、空靈,耐人尋味的物我境界。

《物我》系列 布面油画 2017

綜觀中國抽象文化具有悠久的歷史,中國抽象藝術的民族文化符號、元素、意味、傳承和歷史的抽象藝術,為我們留下了最早的抽象符號。可以說,在一個很長的時間裡,中國抽象審美意識一直在世界是具有領先地位的。直到近代,由於種種原因,使得中國抽象文化一直處在動盪和徘徊中,沒有理論和實踐的重大突破。

《物我》系列 布面油画 2017

今天,潘士強先生借溫暖的抽象節奏在畫面上自由運行,以動人的情懷表現人與自然的交觸,既有力度,又有潤澤。他使宏大莊嚴與玄奧幽冥並存,在莊嚴的節奏之間,閃爍著物我”人境”渾然而又急促的星光,為我們奏響藝術家意識天堂的靈魂樂章。

《物我》系列 布面油画 2017

2017對於我是藝術創作精准定位的一年,畫什麼?怎麼畫?想了很多,但始終也未能理出個頭緒。

不久,朋友給我弄來了一些丙烯、塑型膏,讓我試試新的繪畫材料,這正合我意,並尋思著材料的變化也許也會帶來創作理念、表現方式、內涵傳達、構圖、技法等諸多方面的突破,於是我便動手試了起來,一切既如我所願,又超出我的想像。畫的面貌果然與以往不同,這讓我腦洞大開,興奮不已,看到了更多的可能性,新的糸列油畫名稱也由此產生,就叫"物我"吧。

"物我"出自物我兩忘之成語。據查證,"物我兩忘"是與詩學有關的古代美學概念,指創作時藝術家的主體與創作物件的客體渾然為一而兼忘的境界。其語見沈約《郊居賦》,雲:“惟至人之非己,固物我而兼忘。”其意源於《莊子》的《齊物論》。莊子在文中借技藝來打比喻,其目的在談道,然得道者的境界與藝術創作凝思入神時的微妙的精神狀態恰有某種程度的相合,故後世文藝家每以此描述畫家作畫時入神的狀態都是主客觀泯然不可辨的超神入化、靈機妙發、渾然天成。

我獨取"物我"意在:大千世界的人與物、精神與物質天然合一,物象與心象互為作用、轉換,物象的背景與深處是自然的自我、個性的自我、精神的自我,創造的自我!

——潘士強

《物我》系列 布面油画 2018

Arthub:潘老師,您好,您作為一個非學院派出身的藝術家,我們看到您作品的獨特性,您是如何保持您創作的獨特性?

潘士強:藝術失去了個性也就無所謂獨特性,個性是藝術家的生命。所謂的學院派與非學院派在中國完全是一種人為的隔離,而國外只有職業與非職業畫家之區別。對我而言,藝術的獨特性更多的是來自于一種自發自願的求新欲望、不息不滅的創作激情以及由心入骨的精神能量。我由國畫轉入油畫的12年時間裡,已創作出7個系列的近2000幅作品,我給自己最起碼要求是:每個系列保有一定的內在關聯度,但絕對不可以是簡單而表像化的重複。所以每創作一個新的系列就是挑戰自我、突破自我甚至是超越自我的過程,這個過程也許很折騰、很掙扎、很痛苦,但卻能夠督促自己不斷確立藝術常變常新的理念,時時站在一個創新的前沿地帶,使追求獨特成為自己永恆不變的自覺。總之,真正的藝術家永遠是獨特的"那一個"。

《物我》系列 布面油画 2018

Arthub:您曾經從事的廣播電臺事業是否對您的創作有影響?

潘士強:人的職業、經歷各有不同,職業特徵不可能不對藝術創作產生獨特而深厚的影響。現在有一種說法叫"跨界思維",我大概就屬於那種跨界的人吧。幾十年的新聞從業經歷,培養了我的敏銳觀察世界、準確把握事物本質和趨勢、全方位思考問題等多方面的能力,這些能力積攢到一定程度,就會轉化成一種巨大的能量,一旦爆發出來就會成為藝術創作源源不斷的動能。說實話,繪畫畫到最後不是畫出來的,而是修出來的,成功與否靠的不是所謂的技法和小聰明,而是一種綜合修養與素質的體現。你修到了哪一歩,綜合素養有多高,就決定了你的繪畫能走多遠。

《物我》系列 布面油画 2018

Arthub:我們知道您是一個高產的藝術家,那您在創作過程中是否遇到過瓶頸期?

潘士強:瓶頸期一定會遇到的,這很正常,關鍵在於你自己如何去化解。我走上繪畫的道路,完全是一種如癡如醉的喜歡,就是換了一種"說話"的方式,是因為心裡有話要說而畫,畫並快樂著是我的常態,所以對於我來說,繪畫不存在精神負擔,更不存在所謂的市場壓力。當我畫的順暢時就會不知疲倦的瘋狂作畫,把能夠實驗的方法、可以實現的想法都反反復複嘗試個遍,由此也摸索出了不少屬於我自己的畫法;當畫得不順利的時候,我就先冷靜下來,拿出過去畫得不滿意的作品作調整,在調整的過程中找原因、尋思路,直至走出"瓶頸"。其實所謂的瓶頸對畫家是好事,它可以啟動你的靈感,調動你所有的能量,攻克一個瓶頸,就像翻過了一座大山,前面就是一馬平川的坦途。

《物我》系列-70×70cm-布面油画-2018

《白日梦》系列:爱的法则是相通的 120x120cm 布面油画 2011

《白日梦》系列:单纯是一种力量 120x120cm 布面油画 2011

《白日梦》系列:条条框框中的穿越 70×80cm 布面油画 2012

《脑海中的深呼吸》系列 80×100cm 布面油画 2014

《脑海中的深呼吸》系列 70×70cm 布面油画 2014

《脑海中的深呼吸》系列 布面油画 2014

《裂变之心象》系列 120×120cm 布面油画 2016

《裂变之心象》系列 120×120cm 布面油画 2016

《归心至简》系列 100×120cm 布面油画 2016

Print Friend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