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女傭

我家請來一女傭

她係丁已孟冬生

身份雖有主傭分

情感勝似同家人

光陰似箭月如梳

不覺已過半年整

全副精神顧倆老

服務熱情令人敬

洗衣沐浴兼按摩

室內清潔晶透透

回憶我這老人病

何年何日得安寧

抗日老兵 巫遠珍撰

 

Print Friend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