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第一攝

本報記者 岳志勇

2018年12月30日,正當邵陽隆冬溫度達到最低零下5度,又有雨夾雪的嚴重考驗日期時,這天記看接到了邵陽市邵東縣牛馬司鎮謝老師來電;問2019年元月1日可有時間?有人喊攝結婚的像,因要趕清早去,所以要我12月31號下午必須趕到謝老師塚過夜,第二天清晨七點從牛馬司坐車去新郎家攝結婚全程像。     僅管看到這數十年難遇的,零下五度的冰雪天,心有所懼。但因為與謝老師的交惰非一般朋友能比,因而強撐著答應了。時間的確是有,這嚴重冰凍天,客車都開不了,記者又在網上查了下近幾天的天氣情況;元月1號溫度是零下3度,小雨夾雪。31號到有點小太陽,原先約定是31號下午到謝老師家即可,這天上午接到謝老師的來電;說他中午將從牛馬司到高崇山沿線老婁邵錢鐵路(因懷邵衡鐵路通車了,該鐵路就空下沒通火車了)散步到高崇山來接我一起散步過去,也不怕沒有客車了。因以前也一起散步走過,雖有十餘公里,然邊聊邊走,倒不蠻覺得累了。

.因為天氣特別冷,零下5度是很多年都難遇得到的,高速公路、高鐵、航空、公交、客車、學校等均放假與停下了,冰雪報導成了電視與報紙新聞之主版面了,想出去採訪冰雪方面的新聞,也因很難出車而放棄了。到上午10點才起床,洗漱後吃了些飯,即忙著準備去攝像的前期準備工作。快下午1點左右,即背起攝像機包往牛馬司鎮出發。

首先得從家裡走兩公里的冰雪路,走在區鄉級村道(高雲路)的水泥路上,有點微微的太陽,冷到不怎覺得,一路小心益益的走了個把小時才到了高崇山鎮街上,想到謝老師欲散步從牛馬司到高崇山來,這時是否出發了或者快到了呢?于逞就立即打了謝老師電話;,他說他已經到了邵東範家山鎮龍塘那來了,要記者沿著該鐵路往牛馬司走,他也往高崇山方向走,會合時再打轉一同往牛馬司走。已好久沒通車的婁邵鐵路到成了沿線附近人散步的好場所了,看到僅管在這樣嚴寒低溫天氣下,但鐵路上還是有零星幾個青年人在散步看雪景,時而用手機拍照,堆雪球等,記者也拿起手機邊走邊照,拍下了一些雪景照片。

快走到範家山老火車站了才與謝老師會合,老遠看到奔走的謝老師,記者心想,這是千古難逢風雪行人鏡頭,立即連拍幾張想發到《全國旅遊時報》上,讓全世界人民見證這瑞雪兆豐年的特攝鏡頭。《全國旅遊時報》社記者,不煨嚴重低溫與雨雪步行數十公里,親自拍攝這場婚禮,新郎新娘應該是無比的欣運和幸福的。

謝老師一見到記者,即跟記者背上攝像機,我倆邊閒聊往牛馬司方向走。記者偶而也邊走邊用手機聊微信,因為想到此前一段時間,一個其爺爺從范家山火車站這因經商遷移到重慶市香山縣已定居一百餘年了的本家宗京,其孫聯上我微信後,跟我說明了當時所遷的所知情況,六O年時其還帶著家人到過范家山火車站親房人這,那時其孫還沒出生,所以他也說不出一個具體方位,記者借這次剛好散步從這經經過的好機會,一路打聽,看範家山火車站附近住有姓嶽的麼?走到鐵路斜上看到幾棟老式鋪店模樣的住屋,見到一個慈祥的老年大爺,一打聽知悉該老大爺不姓岳,而姓李,他說這邊沒聽說有姓嶽的,上面一些看有沒?邊走邊問,邊照現場鐿頭邊與重慶宗親聊微信,所問的人眾說紛雲,有說上面一點有姓嶽的,存說沒有的,這才離家幾公里的問人,都是迷迷糊榭了,幾經周拆還是沒問到過所以然。

過了範家山火車站,沿途看到一村部文化廣場前有鼓龍敲羅打鼓的聲音,沿聲望去,見有舉著“楊”字旗的統一著裝的村民,舉著長長的巨龍,慢慢向三二O國道走,起先記者還想到這是迎接元旦節慶的舞龍文藝活初?但時而聽到從附近傳來的廣播禮儀聲音,感覺不一般,後才知是一高齡老太仙逝,其去龍燈吊奠的。

謝老師散步走得很快,記者根本追不到他,在走過范家山龍塘那邊時,看到一個30歲左右的美女步伐好像還快些的朝牛馬司方向走,我邊散步邊和本隊一相投的夥伴在聊微信,他看到我發給他的位置圖,他說還在那阿?並開玩笑說;連莫看到美女阿?此語提醒夢中人,抬頭一看那美女已走在我與謝老師前面至少150米了,也是直線的鐵路,要是其他路根本看不到了。於是我快步跑追趕上謝老師,用激將法的口氣跟謝老師說;謝老師,我們兩位男子漢大將卻追不上一個傘輕的美女阿。謝老師笑著說;我們沒追她呢,要追還不是小意思?說兒就奮力前行了。謝老師是個樂於助人,待人誠懇非常正直的老從不會有什麼彎念想,他軎歡健身運動,每晚都要散一會步,因而散步是他的強項了,因此激將法得以成功。

記者一路走走拍拍,看到謝老師已走到前面將近100米了,眼看要趕上美女了,他時而往後面看我,看跟上麼?看到我還相隔這麼遠,又時而在照像,於是就快步趕上了那美女,並閒聊上了,得知那美女是嫁在范家山龍塘那邊,接到電話說她有快遞在牛馬司,此行急著去拿快遞,眼看已下午四點多了,想到拿到快遞還要步行回範家山,所以走得快一點,謝老師趕上她一路閒聊到分叉路,才停下在那等我,我也偶而打他電話問他到哪裡了,他說在前面等我。趕上後謝老師跟我說;美女說;她們經常步行散步到牛馬司買菜或買其東西,又鍛煉了身體又省到車費了,何樂而不為?

到謝老師家巳五點多了,謝老師打開電腦讓我看以前拍的錄影,他就去煮飯和炒菜,搞唕飯了。吃過晚飯後我倆又在牛馬司煤礦文化廣場走了一圈,陸續有幾個中年人散步的,也有下班和收攤急急趕回家的,偶而遇到熟人,打招呼的。謝老師一向樂於助人,經常免費幫忙,跟別人下些歌,制跳舞的光碟、攝像等。晚上各自忙手機微信,節日問候發資訊等。

約定元月一號清晨七點到牛馬司站等客車到邵東,和謝老師清晨六點多起了床,洗漱完後,背起攝像機就走到牛馬司站位置,剛到站定,邀我們去攝像的陳美女就來了,邊走邊說;老嶽,你今天會很輕鬆,因為攝像那新娘是永州的,零溫下雪結凍,高速公路封路的,所以新郎坐火車去接親了。新娘那邊坐火車過來,要上午十一點才能到高鐵站,我先到皇庭賓館去跟另一結婚的新娘化裝,而後攝像,你先跟我到皇庭賓館去等,到時搭的去高鐵站。謝老師跟陳美女補充說;我今天在靠近範家山那邊一個朋友有台攝像機,他不太會用,他今天接一攝像業務,要我去教他攝,所以你這攝像我喊老嶽來去拍。在等車中,因為天氣太冷,急急到一早餐店灶邊取暖,陳美女說注意看,有車來就喊阿。一個熟人說;這兩結凍只有高價私家車,怕出安全事故,客車都沒准開。過了會一輛拼車停下了,記者即刻喊了陳美女,談價坐到邵東上車要十五元一個,後來看到上車的人多了,談到十元一個,因為皇庭賓館在西站這邊一點,又是兩個人十元一個司機還是同意了。到了賓館樓上,見到了她那化化裝的新娘和她父母,閒聊中得知該新娘是貴州省安順市人,因記者前幾年到過安順,對那邊稍微有點瞭解,與新娘父親聊了會。後陳美女因托朋友跟她買些化裝類的東西,她之前也告訴了我我去攝像的新郎的電話,我加上了他的微信,聊中新郎告知;他家住在邵東縣兩市鎮興財路35號,並要我先到他家去跟車隊去攝像,說他現在永州接親,告知了他母親的電話號,如找不到打他母親電話。所以和陳美女一同去迎接她朋友開車來送東西時,我提出要她朋友送我到興財路35號新郎家,但後因時間緊急,她朋友去不了,所以只好搭的去了。我對邵東很陌生,麼子路麼子路在哪,根本不清楚,無誇之際只好用手機導航,打入“邵東縣兩市鎮興財路35號”按此導航路線走,一般是不會錯的阿,可沒想到的是,興財路是偏避小巷,導航的路線南軒轅北折,航線到百富廣場就到點了,下車給了的士司機錢後,就立即打新郎娘的電話,才知離百富廣場還有很遠,她說的麼子路,根本不曉得在哪一方,搭的又不敢搭,問了附近的人,都不知道有個興財路,這下記者著急了,又打電話問新郎媽問新郎他們大概什麼時候到高鐵站,她說要上午十一點多,記者看下手還才上午九點多一點,時間還來得極,因而又問了新郎媽的大方位,走了近兩個小肘路,終於找到了興財路附近,打電話時要當地一個市民跟她說明了哪裡?新郎父親走到那來接我去,到新郎家已十一點。


新年第一摄

本报记者 岳志勇

2018年12月30日,正当邵阳隆冬温度达到最低零下5度,又有雨夹雪的严重考验日期时,这天记看接到了邵阳市邵东县牛马司镇谢老师来电;问2019年元月1日可有时间?有人喊摄结婚的像,因要赶清早去,所以要我12月31号下午必须赶到谢老师冢过夜,第二天清晨七点从牛马司坐车去新郎家摄结婚全程像。

仅管看到这数十年难遇的,零下五度的冰雪天,心有所惧。但因为与谢老师的交惰非一般朋友能比,因而强撑着答应了。时间的确是有,这严重冰冻天,客车都开不了,记者又在网上查了下近几天的天气情况;元月1号温度是零下3度,小雨夹雪。31号到有点小太阳,原先约定是31号下午到谢老师家即可,这天上午接到谢老师的来电;说他中午将从牛马司到高崇山沿线老娄邵钱铁路(因怀邵衡铁路通车了,该铁路就空下没通火车了)散步到高崇山来接我一起散步过去,也不怕没有客车了。因以前也一起散步走过,虽有十余公里,然边聊边走,倒不蛮觉得累了。

.因为天气特别冷,零下5度是很多年都难遇得到的,高速公路、高铁、航空、公交、客车、学校等均放假与停下了,冰雪报道成了电视与报纸新闻之主版面了,想出去采访冰雪方面的新闻,也因很难出车而放弃了。到上午10点才起床,洗漱后吃了些饭,即忙着准备去摄像的前期准备工作。快下午1点左右,即背起摄像机包往牛马司镇出发。

首先得从家里走两公里的冰雪路,走在区乡级村道(高云路)的水泥路上,有点微微的太阳,冷到不怎觉得,一路小心益益的走了个把小时才到了高崇山镇街上,想到谢老师欲散步从牛马司到高崇山来,这时是否出发了或者快到了呢?于逞就立即打了谢老师电话;,他说他已经到了邵东范家山镇龙塘那来了,要记者沿着该铁路往牛马司走,他也往高崇山方向走,会合时再打转一同往牛马司走。已好久没通车的娄邵铁路到成了沿线附近人散步的好场所了,看到仅管在这样严寒低温天气下,但铁路上还是有零星几个青年人在散步看雪景,时而用手机拍照,堆雪球等,记者也拿起手机边走边照,拍下了一些雪景照片。

快走到范家山老火车站了才与谢老师会合,老远看到奔走的谢老师,记者心想,这是千古难逢风雪行人镜头,立即连拍几张想发到《全国旅游时报》上,让全世界人民见证这瑞雪兆丰年的特摄镜头。《全国旅游时报》社记者,不煨严重低温与雨雪步行数十公里,亲自拍摄这场婚礼,新郎新娘应该是无比的欣运和幸福的。

谢老师一见到记者,即跟记者背上摄像机,我俩边闲聊往牛马司方向走。记者偶而也边走边用手机聊微信,因为想到此前一段时间,一个其爷爷从范家山火车站这因经商迁移到重庆市香山县已定居一百余年了的本家宗京,其孙联上我微信后,跟我说明了当时所迁的所知情况,六O年时其还带着家人到过范家山火车站亲房人这,那时其孙还没出生,所以他也说不出一个具体方位,记者借这次刚好散步从这经经过的好机会,一路打听,看范家山火车站附近住有姓岳的么?走到铁路斜上看到几栋老式铺店模样的住屋,见到一个慈祥的老年大爷,一打听知悉该老大爷不姓岳,而姓李,他说这边没听说有姓岳的,上面一些看有没?边走边问,边照现场镱头边与重庆宗亲聊微信,所问的人众说纷云,有说上面一点有姓岳的,存说没有的,这才离家几公里的问人,都是迷迷糊榭了,几经周拆还是没问到过所以然。

过了范家山火车站,沿途看到一村部文化广场前有鼓龙敲罗打鼓的声音,沿声望去,见有举着“杨”字旗的统一着装的村民,举着长长的巨龙,慢慢向三二O国道走,起先记者还想到这是迎接元旦节庆的舞龙文艺活初?但时而听到从附近传来的广播礼仪声音,感觉不一般,后才知是一高龄老太仙逝,其去龙灯吊奠的。

谢老师散步走得很快,记者根本追不到他,在走过范家山龙塘那边时,看到一个30岁左右的美女步伐好像还快些的朝牛马司方向走,我边散步边和本队一相投的伙伴在聊微信,他看到我发给他的位置图,他说还在那阿?并开玩笑说;连莫看到美女阿?此语提醒梦中人,抬头一看那美女已走在我与谢老师前面至少150米了,也是直线的铁路,要是其他路根本看不到了。于是我快步跑追赶上谢老师,用激将法的口气跟谢老师说;谢老师,我们两位男子汉大将却追不上一个伞轻的美女阿。谢老师笑着说;我们没追她呢,要追还不是小意思?说兒就奋力前行了。谢老师是个乐于助人,待人诚恳非常正直的老从不会有什么弯念想,他軎欢健身运动,每晚都要散一会步,因而散步是他的强项了,因此激将法得以成功。

记者一路走走拍拍,看到谢老师已走到前面将近100米了,眼看要赶上美女了,他时而往后面看我,看跟上么?看到我还相隔这么远,又时而在照像,于是就快步赶上了那美女,并闲聊上了,得知那美女是嫁在范家山龙塘那边,接到电话说她有快递在牛马司,此行急着去拿快递,眼看已下午四点多了,想到拿到快递还要步行回范家山,所以走得快一点,谢老师赶上她一路闲聊到分叉路,才停下在那等我,我也偶而打他电话问他到哪里了,他说在前面等我。赶上后谢老师跟我说;美女说;她们经常步行散步到牛马司买菜或买其东西,又锻炼了身体又省到车费了,何乐而不为?

到谢老师家巳五点多了,谢老师打开电脑让我看以前拍的录像,他就去煮饭和炒菜,搞唣饭了。吃过晚饭后我俩又在牛马司煤矿文化广场走了一圈,陆续有几个中年人散步的,也有下班和收摊急急赶回家的,偶而遇到熟人,打招呼的。谢老师一向乐于助人,经常免费帮忙,跟别人下些歌,制跳舞的光盘、摄像等。晚上各自忙手机微信,节日问候发信息等。

约定元月一号清晨七点到牛马司站等客车到邵东,和谢老师清晨六点多起了床,洗漱完后,背起摄像机就走到牛马司站位置,刚到站定,邀我们去摄像的陈美女就来了,边走边说;老岳,你今天会很轻松,因为摄像那新娘是永州的,零温下雪结冻,高速公路封路的,所以新郎坐火车去接亲了。新娘那边坐火车过来,要上午十一点才能到高铁站,我先到皇庭宾馆去跟另一结婚的新娘化装,而后摄像,你先跟我到皇庭宾馆去等,到时搭的去高铁站。谢老师跟陈美女补充说;我今天在靠近范家山那边一个朋友有台摄像机,他不太会用,他今天接一摄像业务,要我去教他摄,所以你这摄像我喊老岳来去拍。在等车中,因为天气太冷,急急到一早餐店灶边取暖,陈美女说注意看,有车来就喊阿。一个熟人说;这两结冻只有高价私家车,怕出安全事故,客车都没准开。过了会一辆拼车停下了,记者即刻喊了陈美女,谈价坐到邵东上车要十五元一个,后来看到上车的人多了,谈到十元一个,因为皇庭宾馆在西站这边一点,又是两个人十元一个司机还是同意了。到了宾馆楼上,见到了她那化化装的新娘和她父母,闲聊中得知该新娘是贵州省安顺市人,因记者前几年到过安顺,对那边稍微有点了解,与新娘父亲聊了会。后陈美女因托朋友跟她买些化装类的东西,她之前也告诉了我我去摄像的新郎的电话,我加上了他的微信,聊中新郎告知;他家住在邵东县两市镇兴财路35号,并要我先到他家去跟车队去摄像,说他现在永州接亲,告知了他母亲的电话号,如找不到打他母亲电话。所以和陈美女一同去迎接她朋友开车来送东西时,我提出要她朋友送我到兴财路35号新郎家,但后因时间紧急,她朋友去不了,所以只好搭的去了。我对邵东很陌生,么子路么子路在哪,根本不清楚,无夸之际只好用手机导航,打入“邵东县两市镇兴财路35号”按此导航路线走,一般是不会错的阿,可没想到的是,兴财路是偏避小巷,导航的路线南轩辕北折,航线到百富广场就到点了,下车给了的士司机钱后,就立即打新郎娘的电话,才知离百富广场还有很远,她说的么子路,根本不晓得在哪一方,搭的又不敢搭,问了附近的人,都不知道有个兴财路,这下记者着急了,又打电话问新郎妈问新郎他们大概什么时候到高铁站,她说要上午十一点多,记者看下手还才上午九点多一点,时间还来得极,因而又问了新郎妈的大方位,走了近两个小肘路,终于找到了兴财路附近,打电话时要当地一个市民跟她说明了哪里?新郎父亲走到那来接我去,到新郎家已十一点。

Print Friend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