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旅遊時報》記者跟隨採訪邵陽市經開區昭陽辦事處東城村退伍軍人辦卡

本報記者  岳志勇   報導

2019年1月11日,邵陽市經開區昭陽辦事處東城村金雞塘組今年已86歲的老退伍軍人岳郁國,本組組長前往他家匆匆說了句;要他去建行辦卡,即走了,記者剛好在場,第二天也就是星期六,記者與86歲的老退伍軍人岳郁國及本組另一退伍軍人肖春甫,頂著微微初陽準備去位於邵陽市雙坡嶺的建行辦退伍軍人補貼卡,誰知走到住在前往高崇山鎮的雲高路旁女婿家的,也是退伍軍人的東城村的李鳳全說;他接村李衛民電,說今天是雙休日,要我們今天莫去辦卡,等星期一再去,所以就在李鳳全處坐了會,閒聊後回家。    星期一,1月14日,天空下了毛毛細雨,記者與86歲的老退伍軍人岳郁國、60多歲退伍軍人肖春甫步行兩公里上午9時十分左右走到高崇山鎮三二○國道邊等由邵陽市寶慶站開到高崇山的所謂公車的801路,等了一個半小時,等車的占滿整排整排的,一個多小時沒看到一台801車和到高崇山的客車,三輪慢慢遊倒接了不少客走,眼看等了快兩小時了,記者等得也不耐煩了,因而打電話問一稍知內幕的朋友,說801公交可能又擺工了,瞭解下。

過了約十五分鐘左右,接連開來了三台801車,我們擠上第二台車坐到了邵陽市雙坡嶺的建設銀行,排隊等辦卡,本村老退伍軍人李早雲說轉告;要岳`肖二老辦好卡迅速送到昭陽辦事處退伍軍人辦公事登記卡號,以便打款入卡,辦卡時老退伍軍人才知,又要能收到短信的手機,還要先存一百元錢,等等,這些曾在戰場沒傻過眼的老退伍軍人傻眼了,他們死都不怕,面對這“高科技℉怕了,錢打入卡,本是為防肥水流外人田,可似有人不樂意的感覺。

看著這曾經天不怕地不怕的鋼鐵戰士著急的樣子,記者心痛,無語。好在銀行服務員主動幫忙操作,到上午11時50分鐘,記者協助並為他墊存100元,才終於辦好了卡,因為馬上要下班了,於是記者又跟他們墊付錢打的到昭陽辦事處退伍辦,還沒到辦公室記者就看到了該辦一負責人,他立即帶我們到退伍軍人辦公室,很快就辦好了相關程式,並且很熱情。

我們覺得應該是完成任務,只要第二天到銀行來啟動一下卡就行了,這天小雨一直下,我們又沒帶傘,86鄉的老退伍軍人岳郁國身體已出現了感冒,已有不支現像,但他還是堅強的到了家。 

第二天,記者又與肖春甫、李鳳全(80歲)頂著毛毛細雨步行到高崇山,到高崇山約九點二十左右,剛到三二O國道邊,就看到一台801車從範家山方向開來,當時上車的人很多,還有很多人沒上了,記者與他們免強擠上去,靠車門站到雙坡嶺,啟動卡後,李鳳全打電話給其兒子,他兒子開著車,把我們又帶到昭陽辦事處,退伍軍人辦公室,這主要是陪李鳳來辦這事,我們是搭他車順路來,辦好,辦好後,李鳳全兒子僅管當時很忙,但還是擠時間開車把我們送到了高雲路旁他父親住處。

可下午兩時左右,86歲的老退伍軍人岳郁國組上組長李文遠妻子走到他家說;李衛民從昭陽辦事處退伍辦那來電,要您和肖春甫立即趕到十七公里左右的昭陽辦事處,不知是做什麼?當時低溫加細雨,軍令如山倒,記者對這幾位元退伍軍人擔憂,於是冒雨陪同86歲的退伍軍人岳郁國到肖春甫家,肖春甫沒在家,他妻子趙正華在家,岳老跟趙正華說明了李文遠妻子傳達的情況,趙正華立即準備打肖春甫電話,邊找他電話號邊問去是麼子事?但也說不出麼子事?於是趙正華說;我這有李衛民,我打電話問他,很快電話打通了,趙正華問;李秘書,你打電話要岳郁國和肖春甫來昭陽辦事處退伍辦做麼子事?說了一些,也說不大清,記者說,您把手機拿來,等我跟他說,記者問;李秘書,你在退伍軍人辦要他倆來有何事?他說他兩在建行辦的卡,要拿到這辦公室登記卡號,好打款了,記者說昨天我陪他們二位該辦負貴人之一(姓名)登記了阿,此說之下,記者還連問幾句,並說那不要來了吧。低溫下淅淅瀝瀝的細雨靜無聲,老退伍軍人更無言。


《全国旅游时报》记者跟随采访邵阳市经开区昭阳办事处东城村退伍军人办卡

本报记者;岳志勇   报道

2019年1月11日,邵阳市经开区昭阳办事处东城村金鸡塘组今年已86岁的老退伍军人岳郁国,本组组长前往他家匆匆说了句;要他去建行办卡,即走了,记者刚好在场,第二天也就是星期六,记者与86岁的老退伍军人岳郁国及本组另一退伍军人肖春甫,顶着微微初阳准备去位于邵阳市双坡岭的建行办退伍军人补贴卡,谁知走到住在前往高崇山镇的云高路旁女婿家的,也是退伍军人的东城村的李凤全说;他接村李卫民电,说今天是双休日,要我们今天莫去办卡,等星期一再去,所以就在李凤全处坐了会,闲聊后回家。

星期一,1月14日,天空下了毛毛细雨,记者与86岁的老退伍军人岳郁国、60多岁退伍军人肖春甫步行两公里上午9时十分左右走到高崇山镇三二○国道边等由邵阳市宝庆站开到高崇山的所谓公交车的801路,等了一个半小时,等车的占满整排整排的,一个多小时没看到一台801车和到高崇山的客车,三轮慢慢游倒接了不少客走,眼看等了快两小时了,记者等得也不耐烦了,因而打电话问一稍知内幕的朋友,说801公交可能又摆工了,了解下。

过了约十五分钟左右,接连开来了三台801车,我们挤上第二台车坐到了邵阳市双坡岭的建设银行,排队等办卡,本村老退伍军人李早云说转告;要岳`肖二老办好卡迅速送到昭阳办事处退伍军人办公事登记卡号,以便打款入卡,办卡时老退伍军人才知,又要能收到短信的手机,还要先存一百元钱,等等,这些曾在战场没傻过眼的老退伍军人傻眼了,他们死都不怕,面对这“高科技℉怕了,钱打入卡,本是为防肥水流外人田,可似有人不乐意的感觉。

看着这曾经天不怕地不怕的钢铁战士着急的样子,记者心痛,无语。好在银行服务员主动帮忙操作,到上午11时50分钟,记者协助并为他垫存100元,才终于办好了卡,因为马上要下班了,于是记者又跟他们垫付钱打的到昭阳办事处退伍办,还没到办公室记者就看到了该办一负责人,他立即带我们到退伍军人办公室,很快就办好了相关程序,并且很热情。

我们觉得应该是完成任务,只要第二天到银行来激活一下卡就行了,这天小雨一直下,我们又没带伞,86乡的老退伍军人岳郁国身体已出现了感冒,已有不支现像,但他还是坚强的到了家。

第二天,记者又与肖春甫、李凤全(80岁)顶着毛毛细雨步行到高崇山,到高崇山约九点二十左右,刚到三二O国道边,就看到一台801车从范家山方向开来,当时上车的人很多,还有很多人没上了,记者与他们免强挤上去,靠车门站到双坡岭,激活卡后,李凤全打电话给其儿子,他儿子开着车,把我们又带到昭阳办事处,退伍军人办公室,这主要是陪李凤来办这事,我们是搭他车顺路来,办好,办好后,李凤全儿子仅管当时很忙,但还是挤时间开车把我们送到了高云路旁他父亲住处。

可下午两时左右,86岁的老退伍军人岳郁国组上组长李文远妻子走到他家说;李卫民从昭阳办事处退伍办那来电,要您和肖春甫立即赶到十七公里左右的昭阳办事处,不知是做什么?当时低温加细雨,军令如山倒,记者对这几位退伍军人担忧,于是冒雨陪同86岁的退伍军人岳郁国到肖春甫家,肖春甫没在家,他妻子赵正华在家,岳老跟赵正华说明了李文远妻子传达的情况,赵正华立即准备打肖春甫电话,边找他电话号边问去是么子事?但也说不出么子事?于是赵正华说;我这有李卫民,我打电话问他,很快电话打通了,赵正华问;李秘书,你打电话要岳郁国和肖春甫来昭阳办事处退伍办做么子事?说了一些,也说不大清,记者说,您把手机拿来,等我跟他说,记者问;李秘书,你在退伍军人办要他俩来有何事?他说他两在建行办的卡,要拿到这办公室登记卡号,好打款了,记者说昨天我陪他们二位该办负贵人之一(姓名)登记了阿,此说之下,记者还连问几句,并说那不要来了吧。低温下淅淅沥沥的细雨静无声,老退伍军人更无言。

Print Friend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