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驚爆」 「揭開司法黑幕神秘面紗」 特別報導之 「死不瞑目?!」篇

【特派員/陳訓誠】我們的司法到底是怎麼了?!難道真的病入膏肓了嗎?!,司法院長許宗力經常指出,獨立的司法是法治社會的「最後一道防線」!更在今年司法節的學術研討會上語重心長的指出「司法至今仍彷彿命懸一線」!可悲的是民眾對司法的信任度仍「僅」在四成上下的低檔遊走!其中原因很多,卻是殘酷的現實!諸君可相信民眾在工作中意外死亡「拖」了一年多死亡竟然領不到「死亡證明書」?!其中到底有什麼「鬼」?!苦主家屬向總統府,各司法機關、監察院等均投訴無門?!特向本報投訴!請求主持公道!!!

據苦主女兒怡臻投訴指稱,其父親陳錦標從事粗重的板模工作,十一年前即受雇「大包」的「騰瀠」工程行及「小包」的「原哲」工程行擔任架設板模工作!

106年3月7日早上,其父親被指派前往地形極為險峻的台中市北屯區清水巷22號一帶工作時候發生意外的!

大坑北屯區清水巷22號((工作當時的工程①)

大坑北屯區清水巷22號(工作當時的工程②)

大坑北屯區清水巷22號(工作的地點)

於8時45分經救護車送往附近的「慈濟」醫院急救!由主治醫師鍾斌魁掌舵急救!

我爸爸是陳錦標

他的工作板模兼擋土牆的施工人員

他的公司

大包叫騰瀠工程行

小包叫原哲工程行

在大包公司騰瀠工程行爸爸有(在職證明)(附件一)

在職期間是從96年03月02日開始做

在小包公司原哲工程行爸爸是(領月薪工資)

(原哲工程行月薪一天工作1800六日也有做,因為家庭因素,所以爸爸跟老闆說要分十天領薪水一次) (附件二)

(這兩家工程行,到爸爸往生為止,爸爸都有跟他們公司聯繫工作)(附件三)

在106年3月7日早上9點11分我們有接到一通

警察打來的電話

(附件1)

(附件2-1)

(附件2-2)

(附件3-1)

(附件3-2)

他跟我們說我爸爸暈倒了送到慈濟醫院了

那個時候我立刻打電話

我問老闆他說:不知道,你們去就對了

我們到了醫院有看到爸爸躺在那邊有一台機器壓上壓下,

醫生:你是否陳錦標家屬?

大女兒回:我是他女兒

醫生:他送來已經停止呼吸(一開門拉門廉認人)

母親及大女兒:是我父親(但他們醫生不給我們進去,推我們出來說)

醫生:他已經心臟停了,不救了,要拔管

母親:拜託醫生,救我老公。

醫生:好,給多半個小時

(不到半小時)

醫生:沒救了,要拔管。

母親:不能拔管。

(醫生還進去拔心電圖)

大女兒:(生氣)為什麼,不用電擊救我父親?

因為慈濟主治醫生不救,所以我們要幫爸爸轉院,後來他們問我們說要轉到哪裡,我們就說要轉到中國醫藥附設醫院

結果我們不小心講出來醫生的名字

結果慈濟的主治醫生就去打電話給那位李醫生

後來12點45分慈濟主治醫生有出來跟我媽媽說

他有問中國醫藥附設醫院的李醫生

他說那位李醫生不知道你爸爸轉院的事

那時候我們回答說是啊,因為我們還沒有聯絡到那位中國醫藥附設醫院的李醫生,所以那位的李醫生還不知道我爸爸轉院的事

後來到13點05分我們已經有聯絡到那位中國醫藥附設醫院的李醫生

然後我們拜託那位李醫生也求那位李醫生救爸爸,然後那位李醫生有問我假如我救你爸爸他變成植物人你願意嗎?

我就跟那位李醫生說我願意養我爸爸一輩子,然後李醫生同意叫我們送爸爸轉院過來

我們送爸爸到中國醫藥附設醫院時間是13點38分(在慈濟醫院爸爸體溫是35.4度)(附件四)

後來醫生幫爸爸急救當中有出來跟我們說假如救到半個小時後爸爸沒有辦法醒過來希望我們家屬放棄嗎,因為時間過太久了送來也太慢了,所以很難救(在中國醫藥醫院爸爸變迴轉體溫是36度)

(一個人假如死亡了,體溫會變回到0,怎麼可能會轉變體溫回36度呢!) (附件五)

到14點醫生有出來跟我們勸希望我們放棄,因為救爸爸不行了也看到爸爸很痛苦所以希望我們放棄給爸爸走,所以我們能聽醫生的話

我們家屬願意給爸爸走也同意放棄給爸爸拔管,那個時候醫生幫爸爸(拔管宣布死亡時間是14點08分)。(附件六)

(附件4)

(附件5)

(附件6)

後來我們有去慈濟醫院,我們有跟我爸爸公司的老闆娘有通過電話,通話時間是下午17點至18點老闆娘有問我你爸爸解剖了沒

我就回答說剖什麼剖

我媽媽就接過電話跟老闆娘通話,也媽媽問

老闆娘家的地址在哪裡,我們想過去等瞭解等拿爸爸的機車回來,但老闆娘馬上就拒絕,(她說他家沒有地址),(我爸爸的機車,他會掉在外面路)

她會通知我們在哪個地點去拿,她也說不想見我們後來隔天我們有拿爸爸的(照片一個一個地方去找) (附件七),才找到爸爸工地的現場

那個地點是(北屯區清水巷22) (附件八)

工地現場有看到(爸爸的外套爸爸喝的咖啡、還有公司的車) (附件九)

 (附件7-1)

(附件7-2)

(附件7-3)

(附件8-1)

(附件8-2)

(附件9)

後來那個時候我們回家有去勞工局通報,但勞工局說要有公司的名稱及地址,才可以通報

但是我們上去東山派出所,然後我們請警察請老闆及老闆娘來東山派出所等我們問老闆及老闆娘公司的名稱,(警察說檢察官命令不給我們見老闆及老闆娘),然後我們請求東山派出所,警察帶我們去爸爸工作的工廠警察也說(檢察官說不給警察帶我們去廠),也我們有請警察給我們知道爸爸發生意外是誰報案警察說(檢察官不給我們見那位報案人),也我們有請警察給我們知道爸爸那天發生工地的地址,(警察說那個地方也沒有地址) (但是我們查到那個地址是北屯區清水巷22號)然後(106年03月17日警察通知我們到東山派出所做筆錄)

隔一天(106年03月18日警察通知我們下午14點去見檢察官)那個時候檢察官叫我們進去筆錄我們都還沒有完全講爸爸晚上在家的事,(檢察官就站起來不問了,檢察官說你這樣說是懷疑老闆及老闆娘殺嗎)

(我說不會,因為我先生已經跟老闆及老闆娘工作十幾年了,不可能他殺我老公)

然後到那邊我們聽到檢察官宣布要剖爸爸,那個時候我們家屬聽到很難過也(拜託檢察官不要剖我爸爸但是檢察官都堅持要剖我爸爸)

(那個時候檢察官跟法醫,進去檢視爸爸的大體出來,檢察官有跟我二伯說話)

(然後有拿一本照片在106年03月07日爸爸在工地發生東山派出所警察在爸爸工地現場照的,給我們大家看)

(那個時候我們每一張每一張看裡面有一張有看到爸爸身上衣服有沾到血),(然後我們有要求檢察官去掉監視錄影器106年03月07日爸爸去上班到工廠也工廠到工地)

看那天爸爸跟多少的同事去工作,也我們有要求檢察官請求爸爸的同事來現場詢問

檢察官有說給我們一個禮拜時間,

(也叫負責警察回去掉監視錄影器),還有檢察官要叫所有工人來詢問

到106年03月29日我們去見檢察官,裡面有5個工人,

但是(檢察官只問老闆及老闆娘還有2個工人)其他剩下都沒有問,不知道檢察官再詢問他們什麼,後來檢察官出來叫我們進去(他說他有查老闆有幫爸爸投保兩家保險一家南山300萬一家富邦100萬) (附件十)

也(檢察官說他有去健保局查我爸爸一年來都沒有任何疾病紀錄) (附件十一)

(所以他沒有理由不剖)

所以(他宣布要剖我爸爸那個時候)我們所有家屬很難過,我媽媽沒有遇過這種事情。

(附件10-1)

(附件10-2)

(附件11-1)

(附件11-2)

所以(請求檢察官不要剖我爸爸檢察官跟我們說假如沒有剖我爸爸,就不能拿意外保險)

(那個時候我們為了保護我爸爸的大體不要給法醫剖)

所以我們都願意配合,等讓檢察官不要剖我爸爸(我二伯說台灣的習俗剖比較不好)

所以(我們大家都請求檢察官不要剖我爸爸)

後來(檢察官有說)(爸爸也沒有生病紀錄),(假如沒有剖就不能拿意外)

我們那個時候只知道能保護爸爸的大體,所以那個時候我們什麼都不要求,

然後(檢察官有拿)(106年03月07日爸爸去上班到工廠)(也工廠到工地的監視錄影器)

裡面的內容有幾張相片跟我們說明,

第一檢察官有拿那張(說我爸爸早上6點多有開車到工地)

(那台車是老闆及老闆娘的工廠裡面的那台車也

看到爸爸一個人坐在裡面)

第二檢察官(有說那天106年03月18日我們有看到爸爸衣服上有沾到血)

(檢察官說是救護人員救爸爸造成的)

(檢察官會去找法醫商量不要剖我爸爸),

(因為我們為了不要給爸爸剖,我們知道檢察官所說的話不對,我們也不敢違抗檢察官)

(因為爸爸衣服沾到血那張相片是東山派出所照的那個時候救護車還沒有來怎麼說是救護人員急救造成呢)

然後檢察官進來跟我們(說法醫堅持要剖我爸爸),後來(檢察官說延來改天,等他回去申請換法醫)然後(檢察官叫我們去拿病歷摘要給他),

那個時候剛好我們有帶在身上(那張病歷摘要是在106年03月08日在慈濟醫院申請的) (附件十二)所以(我們就拿給檢察官看),然後(檢察官他有收那本慈濟醫院的病歷摘)要(然後他說這本不夠)

(附件12)

然後檢察官(有交代我們去中國醫附設醫院申請病歷摘要) (拿回來補給檢察官),(等他參考等不要剖爸爸)

到(106年3月30日我們有去中國醫藥附設醫院申請爸爸的病歷摘要),(我們才發現知道爸爸死的原因) (附件十三)

(因為中國的病歷摘要有寫說)

(爸爸為跌倒高風險個案,執行防跌措施意識障礙使用救護車)

(自述(爸爸自己說)體重72公斤)、(自述(爸爸自己說)吃藥沒有過敏)

也裡面中國醫藥附設醫院的病歷摘要有寫爸爸到中國醫藥附設醫院救醫(有量爸爸的體溫36)

所以我們知道爸爸那個時候救護車來,爸爸都還沒有停止呼吸也還可以說話所以救護車才帶爸爸上車送到慈濟醫院急救,沒有想到爸爸發生時間等救醫太久了,所以爸爸才在路上當中呼吸停止

(附件13)

我們手上有一份中國醫藥附設醫院的病歷摘要,所以(我們106年04月05日有請律師寫一份狀)(也有附中國醫藥附設醫院的病歷摘要) (附件十四)

我們(遞這份狀給檢察官等有理由爸爸意外跌倒),(等希望檢察官不要解剖我爸爸)

到(106年4月18日)檢察官通知我們見他,(我們到也沒有看到他換法醫),也他沒有拿中國醫藥附設醫院的病歷摘要出來說明,

他就跟我二伯(說他有去查我爸爸的健保紀錄,沒有任何疾病紀錄),所以他必須要剖我的爸爸我們有跟他(哀求不要剖我的爸爸,但是他也堅持要剖我爸爸)。

那個時候(檢察官剖我爸爸好了),(他們跟法醫出來),(他叫我們來),跟我們(說他開一張爸爸的暫時死亡證明書給我們)他(叫我們拿這張去找老闆去申請意外保險)那個時候(法醫有在我們旁邊跟我們安慰說叫我們先拿這張暫時死亡證明書去領爸爸的大體回去辦後事)

(附件14-1)

(附件14-2)

然後等到(3個禮拜回來拿真正的死亡證明書去申請爸爸的意外保險)

我們那時候很傷心也能知道聽檢察官跟法醫的話簽名,然後回家。

那個時候我們太傷心,沒有發現檢察官在那張暫時死亡名書寫不對

說爸爸是在慈濟醫院早上10點10分死亡

(因為爸爸真正在中國醫藥附設醫院下午14點08分宣布拔管死亡),還有寫爸爸內容不詳,

(這個不是事實),因為爸爸是在工地工作發生意外死亡,(為什麼寫不詳)

然後我們回家(等到3個禮拜),也沒看到有人通知我們去拿死亡證明書,後來我們(等到3個月也沒有看到有人通知我們去拿死亡證明書)

所以我們就打電話找重股書記官問爸爸死亡證明書的事,但是(書記官也說不知道只叫我們等)

然後突然到(106年8月3日我們下午16點多)才接到書記官臨時通知(106年8月4日早上11點出庭)

那個時候我們第一次出庭也我們有臨時請律師陪同我們出庭,檢察官有拿一張相驗屍體證明書給我們看,檢察官還有拿另外一本給我們律師看,問我們有沒有什麼問題,沒有問題就簽名,但是那個時候我們的律師有看也有跟檢察官說(裡面的內容的時間及地點不對),(檢察官有問哪裡不對),律師就說(陳錦標放棄拔管宣布死亡是在中國醫藥附設醫院不是在慈濟醫院)

(檢察官說喔,他說他會拿回去改),後來退庭出來,我們律師很驚訝,他說他已經做20幾年的律師了,(從來沒有看過檢察官開一張相驗屍體證明書寫錯)

我們的律師叫我們(上去健保局申請爸爸的申報紀錄明細表)結果(我們上到健保局才發現有問題),爸爸就醫有經

(兩家醫院①慈濟醫院②中國醫藥附設醫院),因為那天106年3月7日(緊急救爸爸身上沒有帶健保卡),所以我們有(通知醫院先押金等之後拿健保卡來退錢),但是我們有發現很奇怪,那天106年3月7日爸爸發生意外有

(經過兩家醫院就醫),為什麼(慈濟醫院有申報上去給健保局但是中國醫藥附設醫院為什麼沒有申報呢)?

到(106年8月15日)我們有接到書記官打來的電話通知我們(他說已經改好了)叫我們(106年8月18日早上10點59分出庭)

然後那天我們也第二次準時出庭旁邊有我們陪同的律師,那個時候檢察官有拿一張相驗屍體證明書跟我們說(已經改好了)叫我們看也我們的律師有拿來給我們家屬看,那個時候(我們跟律師一起發現檢察官第二次又寫錯)

所以我們律師(有跟檢察官說這張相驗屍體證明書改不對)

(檢察官問哪裡不對)律師(說地點是中國醫藥附設醫院對)但是(時間13點38分不對),因為

(陳錦標放棄不救宣布拔管死亡時間是14點08分),後來(檢察官說時間不對有差嗎?)

(有沒有影響到保險什麼嗎?)

我們律師(說不是保險)

(是死亡者往生的時間對死亡者很重要)

寫對他才可以去陰間報到,

(後來檢察官說好他會拿回去改)

然後(檢察官說還有什麼要改嗎?)

(一次說完我已經很累了)

我們律師說等我們回去遞狀,

(檢察官說不用,這邊說就好)

然後我們家屬跟律師討論後來律師跟檢察官說有錯,(陳錦標是屬有意外為什麼寫自然),

(檢察官說喔!這樣子喔)

(等他拿回去討論改),也是要有證據,

我們回答(我們有證據等回去寫狀遞給他)。

到(106年9月1日我們有遞狀裡面有附證據中國醫藥附設醫院的病歷摘要)。

到(106年9月6日我們第三次出庭),當庭也我們有律師陪同,檢察官也是拿一張相驗屍體證明書給律師給我們看,(這次檢察官又第三次寫錯),我們律師跟檢察官(說時間14點08對),(地點中國醫藥附設醫院也對)

(但是陳錦標屬有意外,檢察官寫自然是不對),我們看到很奇怪,為什麼檢察官已經(改寫中國醫藥附設醫院的就醫)也(中國醫藥附設醫院的時間拔管),(為什麼不引用中國醫藥附設醫院的病歷摘要)來判斷爸爸的死因是意外呢!

(檢察官已經確認地點是中國醫藥附設醫院,也爸爸宣布14點08分死亡,已經確認了,為什麼不引用中國醫藥附設醫院的病歷摘要以及中國醫藥附設醫院的司法相驗單來填寫爸爸意外呢!)

(附件十五)

也檢察官不去慈濟醫院查清楚明明爸爸是意外他用自己的想法判斷來寫爸爸的意外變成自然

我們有跟他說

全世界有兩個意外,一個人出門去工作

發生跌倒還是車禍…沒有人看到,也不知道原因,人家會說意外死因不明

第二個意外出門去工作還是車禍跌倒…有送到醫院,意外有理由醫生證明,我爸爸在工地工作發生意外跌倒,中國醫藥附設醫院的病歷摘要,有確實爸爸高危險性跌倒沒有使用防跌措施,使用救護車來急救,為什麼檢察官我爸爸是意外變到自然呢

檢察官說他親眼看爸爸的動脈阻塞他就說爸爸是自然,

我們有跟檢察官說我們想問檢察官用什麼主要來說爸爸是自然呢!

(補充 (救護車紀錄表說) (附件十六)

爸爸約7點至工地上班,約20分前發現患者倒下,我們不知道人家說是6點40分還是7點20分爸爸倒下但是我們知道爸爸7點34分還有打電話給老闆

也8點45分救護車來救爸爸,爸爸還可以說吃藥沒有過敏還有體重72公斤,經過一個小時11分爸爸可以跟救護車人員講話,也救護車送爸爸去醫院,請問爸爸動脈阻塞長時間會受的了嗎!

(附件15-1)

(附件15-2)

(附件15-3)

(附件16)

媽媽說爸爸身體很健康沒有生病也沒有疾病

檢察官說他要補充他的想法判斷爸爸的骨頭裂開還是有出血才算是意外

(檢察官有去調查過也說爸爸沒有任何疾病紀錄,為什麼現在卻說爸爸是自然死呢)

我們有(請檢察官去查慈濟醫院病歷摘要)跟(救護車行車紀錄器)他(說他查他也這樣寫自然)

(檢察官為什麼這樣做,慈濟醫院病歷摘要,全部都是假的,為什麼檢察官說去查,也還是寫爸爸自然死呢!)

在(106年9月6日嘴巴庭上檢察官答應我們去查)

但是(私底下叫新平警察)(106年9月17日)拿那張不事實的相驗屍體證明書到我們家,逼我們要簽收那張不事實的相驗屍體證明書,拿回去幫爸爸辦後事,我們覺得很奇怪,因為(爸爸後事也辦很久了),所以我們不敢簽收,也是(連續兩天拿到我們家逼我們簽),也我媽媽有去新平派出所

跟警察通知,因為我們(106年9月6日有跟檢察官有異議),所以跟新平警察(說我們不簽收也暫時請他保留) (附件十七)

等我們去查,後來我們回去找律師

律師跟我們說叫我們等,因為(檢察官有答應我們去查),我們要等檢察官的(通知結果我們一直等),等到(107年4月都沒有看到檢察官回覆)

後來我們有問律師,律師說叫我們(寫陳情書給檢察長)(請檢察長出面來幫忙處理)

在(107年3月19日)我們有寫兩份陳情狀給兩位檢察長①台中地檢署②台中高分檢,然後到(107年4月6日)有接到檢察長的回函說爸爸的案件,案號106年度相字第549號,(檢察官在處理當中)(附件十八 附件十九)

所以我們聽檢察長的回函我們又再等,三天後我們有去勞保局幫爸爸辦國民年金也跟單位說(死亡證明書候補)

人家同意隔幾天突然聽到勞工局

人員(通知叫我們不要補爸爸的死亡證明書了)

我們問為什麼那位勞工局人員(說他有看到在網路上法務部有公布爸爸是自然死亡)

檢察官還沒有開立爸爸真正的死亡證明書,為什麼(106年4月28日)就有梧棲區公所的人員(叫我們上去梧棲區公所辦爸爸的除戶呢)!。(附件二十)

(附件17)

(附件18)

(附件19-1)

(附件19-2)

(附件20)

Print Friend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