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穆宮與民族英雄岳飛的淵源考論

武穆宮與民族英雄岳飛的淵源考論
作者;岳志勇


司馬沖鎮位于武岡市南部,處于省道S220線與雙江公路的匯合口,洞興高速過境全鎮并建司馬沖互通。北距武岡市城區24公里,南距新寧縣城23公里。 轄21個村委會,總面積78平方公里,總人口2.3萬人, 司馬沖鎮是湘西南連貫崀山、云山、南山三山旅游和桂林旅游的重要通道,1996年6月撤鄉建鎮司馬沖鎮 轄:司馬沖居委會;大園、坪江、高枧、元豐、下抄、抄江、長抄、東塘、田心、古底、氽水、正沖、夏家塘、江姐、勒石、五星、新安、山背、洽義、麻藤、楊梅21個村委會。湖南省省級文物保護單位武穆宮就座落亍該鎮長抄村。


《宋史》記載,紹興二年, 二年,賊曹成擁眾十余萬,由江西歷湖湘,據道、賀二州。命飛權知潭州,兼權荊湖東路安撫都總管,付金字牌、黃旗招成。成聞飛將至,驚曰:“岳家軍來矣。”即分道而遁。飛至茶陵,奉詔招之,成不從。飛奏:“比年多命招安,故盜力強則肆暴,力屈則就招,茍不略加剿除,蜂起之眾未可遽殄。”許之。


當時,《宋史》是寫賊曹成擁眾十余萬,由江西歷湖湘,據道、賀二州,從這里可以看出,當時曹成據兵在離司馬沖僅53公里的賀州,從司馬沖到賀州的路線是;從起點向正南方向出發,沿X059行駛8.4公里,右前方轉彎,行駛30米,右轉進入X061沿X061行駛9.3公里,左后方轉彎.行駛1.3公里,左轉.行駛250米,朝新寧/武岡方向,稍向右轉上匝道.沿匝道行駛290米,直行進入洞新高速.沿洞新高速行駛39.7公里,在司馬沖/文坪/G241出口,稍向右轉上匝道.沿匝道行駛610米,直行.行駛650米,左轉進入S220.沿S220行駛1.1公里,到達終點(在道路右側):司馬沖鎮中學,馬坪鄉衛生院,進入X059,行駛29.4公里,直行,進入迎春路,行駛3.0公里,直行,進入解放路,行駛630米,直行,進入玉龍路,行駛1.3公里,右轉,進入S220,行駛19.6公里,并不太遠,那么從賀州到道州又有多遠呢?全程約160.9公里,從賀州到道州的路線是;賀州市內駕車方案; 從起點向正南方向出發,行駛10米,左前方轉彎,行駛10米,右前方轉彎,行駛170米,左后方轉彎進入平安西路, 沿平安西路行駛300米,右轉進入賀州大道,沿賀州大道行駛1.8公里,朝賀鐘高速/紫云景區/桂林方向,右前方轉彎進入南環路,沿南環路行駛4.4公里,直行進入西環路,沿西環路行駛4.2公里,直行進入錫海線,沿錫海線行駛28.2公里,朝富川方向,直行進入S203,沿S203行駛24.3公里,右前方轉彎進入S203,沿S203行駛35.4公里,直行進入X078,沿X078行駛550米,朝永州/賀州/G76/S81方向,右轉,.行駛1.6公里,直行上匝道,沿匝道行駛900米,直行進入道賀高速,沿道賀高速行駛51.1公里,直行進入道賀高速,沿道賀高速行駛50米,直行進入道賀高速,永州市內駕車方案,沿道賀高速行駛340米,右轉進入錫海線,沿錫海線行駛1.8公里,左前方轉彎進入道州南路, 沿道州南路行駛1.0公里,稍向右轉進入瀟水南路,沿瀟水南路行駛1.8公里,直行進入瀟水中路, 沿瀟水中路行駛2.0公里,右轉進入寇公街,沿寇公街行駛250米,到達終點(在道路左側)到道州。從這據點和路線來看,就可以看出派曹成據點離司馬沖是非常近的。另再看一段《宋史》記載; 飛入賀州境,得成諜者,縛之帳下。飛出帳調兵食,吏曰:“糧盡矣,奈何?”飛陽曰:“姑反茶陵。”已而顧諜若失意狀,頓足而入,陰令逸之。諜歸告成,成大喜,期翌日來追。飛命士蓐食,潛趨繞嶺,未明,已至太平場,破其砦。成據險拒飛,飛麾兵掩擊,賊大潰。成走據北藏嶺、上梧關,遣將迎戰,飛不陣而鼓,士爭奮,奪二隘據之。成又自桂嶺置砦至北藏嶺,連控隘道,親以眾十余萬守蓬頭嶺。飛部才八千,一鼓登嶺,破其眾,成奔連州。飛謂張憲等曰:“成黨散去,追而殺之,則脅從者可憫,縱之則復聚為盜。今遣若等誅其酋而撫其眾,慎勿妄殺,累主上保民之仁。”于是憲自賀、連,徐慶自邵、道,王貴自郴、桂,招降者二萬,與飛會連州。進兵追成,成走宣撫司降。時以盛夏行師瘴地,撫循有方,士無一人死癘者,嶺表平。授武安軍承宣使,屯江州。甫入境,安撫李回檄飛捕劇賊馬友、郝通、劉忠、李通、李宗亮、張式,皆平之。從這里可以看到,岳家軍中的徐慶自邵(邵州,今邵陽)道(道州,)另飛(岳飛)入賀州,這充分岳飛的岳家軍在司馬沖一帶到賀州,再從永州大營寺有岳飛親筆題字,可以證明當時岳飛是從永州到賀州,當時從永州到廣西賀州,司馬沖鎮轄區是必經之路。
從今百度搜“曹成”介紹是;曹成,南宋人,汝南賊寇,與其弟曹亮于兩淮間興兵作亂,手下擁有楊再興、何元慶等猛將。后被岳飛、韓世忠征剿,曹成、曹亮歸降韓世忠,楊再興、何元慶歸降岳飛。


南宋王朝剛剛開始建立就風雨飄搖不定,女真貴族的繼續南犯,偶有的政變動亂,加上賊匪紛爭,新建立的宋政權令百姓處于水深火熱之中。據徐夢莘《三朝北盟會編》(此書約成于十三世紀內)卷一四四·《曹成、李宏受鄂州李允文招安》記載:紹興元年(1131)十一月下旬,提舉江西茶鹽公事的侯愨一道上疏送到了宋王朝:[曹]成今據衡山上流,控扼要害,毒流三千里,莫之誰何。馬友現與李宏潰卒合為一軍,雖駐兵在潭,然素畏曹成。昔曹成在鄂,[馬]友自漢陽移軍潭、衡以避之,其忌成可知矣。臣料賊意,若[曹]成由衡山順流而下,[馬]友必棄潭而東入江西。蓋前有孔彥舟之隙,后逼曹成,西拒劉忠,萬一勢窮力盡,則必歸曹成而攻江西矣。聞[馬]友近招人買馬,打造兵器,度其狡獪之心,觀望向背,止在今春。朝廷若不早作措置,則江西諸郡恐非朝廷有,江西失則二廣危矣。從上疏文中可以看出,朝廷若不及時解決這支游寇,它將會給南宋統治區域內造成嚴重的危害。然而侯愨的奏疏送達南宋王朝僅僅幾天功夫,曹成便先率部離開攸縣來到安仁縣,打敗了官軍,對城內外官民的金帛糧米大肆劫掠,然后全軍竄往道州(今湖南道縣)。據查史料,曹成,南宋開封府雍丘(今河南杞縣)人。靖康年間(1126—1127)從抗金前線潰敗下來的逃將,流竄到湖廣地區淪落為盜匪。紹興元年,曹成接受朝廷收編,任榮州(今四川榮縣)團練、知郢州(今湖北鐘祥縣)。不久,曹成率兵數萬劫掠湖南,屯兵潭州(今長沙)。后因軍餉饋乏,先后接受湖東安撫使向子湮、鄂州路(今武昌)安撫使李允文的招安。旋又率部流竄兩湖,所經州縣,金帛、米糧均被洗劫一空。故史書稱曹成為“叛服無常”的慣匪。


另據李心傳的《建炎以來系年要錄》卷五一·紹興二年正月庚午記事:紹興二年正月,南宋王朝聞悉曹成已經率領游寇流竄到了道、賀(今廣西賀州)兩州境內,趙構、秦檜、呂頤浩這伙最高統治者們共同商議:目前中原地區既已為偽齊所占據,那就讓它作敵我之間的一個緩沖地帶,目前不必考慮去收復它,可以將來再作打算。當前的首要任務就是要用二廣的財力,葺治荊湖南北兩路,使其近可通京西(指今河南西部),遠可接陜右,成為當今天下的右臂。因此,對于流竄在兩湖地區的曹成這幾支游寇,是必須設法加以解決的。


如此反復斟酌,南宋王朝便委派已經廢棄在福州許久的李綱,去做荊湖、廣南路宣撫使、兼知潭州,叫韓世忠撥部將任士安率三千人隨同李綱經由福建汀州、湖南道州去上任;另外又委派岳飛在李綱到任之前“權知潭州,兼權荊湖東路安撫都總管(即代理湖南安撫使和潭州知州),付金字牌、黃旗招成”,要他先率領所部以及馬友、李宏等部,去征討曹成。

對于曹成,岳飛并不陌生,建炎年間,自己曾率八百精兵叫曹成一眾慌亂而敗北。《宋史·岳飛列傳》記載:“三年(1129),賊王善、曹成、孔彥舟等合眾五十萬,薄南薰門。飛所部僅八百,眾懼不敵,飛曰:“吾為諸君破之。”左挾弓,右運矛,橫沖其陣,賊亂,大敗之……”所以,對于朝廷此次任命,岳飛義無反顧,接到命令后,立即率部從洪州(今江西南昌)出發趕來。

然而,就在岳飛率軍向湖南進發的時候,朝廷卻因為江西安撫大使李回的一封奏折下令給征途中的岳飛,要他“斟酌賊勢,如未可進擊,即暫且駐扎在袁州(今江西宜春),以等待韓世忠部隊前來會合”,但此時的岳飛早已越過了袁州,到達了湖南茶陵縣境了。

紹興二年(1132)的閏四月初,岳飛跟蹤追擊曹成來到了嶺南的廣西賀州。《宋史·岳飛列傳》載:“二年(1132),賊曹成擁眾十余萬,由江西歷湖湘,據道、賀二州……成聞飛將至,驚曰:‘岳家軍來矣。’即分道而遁。飛至茶陵,奉詔招之,成不從。”曹成之眾對岳飛的威名是驚心膽寒的,一聽到“岳飛”二字就嚇破了膽,雖然擁有十萬之眾,卻難以對抗不足萬力的岳家軍。

當然,岳飛不但有勇,且是位大智慧的神武副軍(原名御營軍)都統制。由于廣西賀州的桂嶺山勢險要,曹成等部據寨抵抗,致使岳家軍幾次攻擊都未能將他們一舉消滅。于是,岳飛巧設了一個“引蛇出洞”之計。據《宋史·岳飛列傳》記:“飛入賀州境,得成諜者,縛之帳下。飛出帳調兵食,吏曰:‘糧盡矣,奈何?’飛陽曰:‘姑反茶陵。’已而顧諜若失意狀,頓足而入,陰令逸之。諜歸告成,成大喜,期翌日來追。飛命士蓐食,潛趨繞嶺,未明,已至太平場,破其砦。成據險拒飛,飛麾兵掩擊,賊大潰。成走據北藏嶺、上梧關,遣將迎戰,飛不陣而鼓,士爭奮,奪二隘據之。”傳文透露,岳飛在廣西桂嶺一帶久攻不下的情況下,抓了曹成的間諜,故意透露糧草用盡,要退軍茶陵,然后暗中放走間諜,讓其回去報告。第二天下令士兵早起吃飽飯,悄悄繞嶺急行,天色未明,到達曹成太平場營寨。雖然曹成依險抵御,但最終還是被岳飛掩擊潰逃。當曹成逃跑到北藏嶺、上梧關一帶的時候,岳飛沒待他擺好陣勢的倉皇下,就又奪取了他的兩個關隘。惶恐無奈之下,曹成一路設寨跑到了連州,死守在連州北部的蓬頭嶺(又叫鳳頭嶺)。連州市,位于廣東省西北部,地處粵、湘、桂三省(區)交界。連州鎮離廣州市公園前的直線距離約210公里。

從以上可以看出,司馬沖鎮一帶在宋朝時期就與中華民族英雄結了深深的情誼,肯定受到“岳家軍”很大恩惠,只是年代久遠,較多姓氏外遷和現居住姓氏也有從外地遷進來的,所以對900余年前的事跡知道較少,這是很正常的。因為當時時代環境也未來得及有文字記載,所以就成為了淹沒的寶藏。另外還有一個淵源就是武岡市新遷來的姓氏,多是從北方遷來的,其中他們的先祖多有曾是岳家軍中的一員,有的還是大將,但基于當時的環境有的不敢記錄于族譜上,只有一代的承傳以各種方式紀念民族英雄岳飛。從武穆宮發展考記文章中,有明朝永樂年間,武穆宮周邊群眾在武穆宮還未修建的時候,就有每年抬岳飛塑像求雨的習俗,從這就可以看出,民族岳飛在他們心中的位置的久遠,這種祭奠民族英雄岳飛的民俗文藝、文化是一代一代傳承下來,是有八、九百年的歷史了。

【實習編輯 岳瑩】

武穆宫与民族英雄岳飞的渊源考论
作者;岳志勇


司马冲镇位于武冈市南部,处于省道S220线与双江公路的汇合口,洞兴高速过境全镇并建司马冲互通。北距武冈市城区24公里,南距新宁县城23公里。 辖21个村委会,总面积78平方公里,总人口2.3万人, 司马冲镇是湘西南连贯崀山、云山、南山三山旅游和桂林旅游的重要通道,1996年6月撤乡建镇司马冲镇 辖:司马冲居委会;大园、坪江、高枧、元丰、下抄、抄江、长抄、东塘、田心、古底、氽水、正冲、夏家塘、江姐、勒石、五星、新安、山背、洽义、麻藤、杨梅21个村委会。湖南省省级文物保护单位武穆宫就座落亍该镇长抄村。


《宋史》记载,绍兴二年, 二年,贼曹成拥众十余万,由江西历湖湘,据道、贺二州。命飞权知潭州,兼权荆湖东路安抚都总管,付金字牌、黄旗招成。成闻飞将至,惊曰:“岳家军来矣。”即分道而遁。飞至茶陵,奉诏招之,成不从。飞奏:“比年多命招安,故盗力强则肆暴,力屈则就招,苟不略加剿除,蜂起之众未可遽殄。”许之。


当时,《宋史》是写贼曹成拥众十余万,由江西历湖湘,据道、贺二州,从这里可以看出,当时曹成据兵在离司马冲仅53公里的贺州,从司马冲到贺州的路线是;从起点向正南方向出发,沿X059行驶8.4公里,右前方转弯,行驶30米,右转进入X061沿X061行驶9.3公里,左后方转弯.行驶1.3公里,左转.行驶250米,朝新宁/武冈方向,稍向右转上匝道.沿匝道行驶290米,直行进入洞新高速.沿洞新高速行驶39.7公里,在司马冲/文坪/G241出口,稍向右转上匝道.沿匝道行驶610米,直行.行驶650米,左转进入S220.沿S220行驶1.1公里,到达终点(在道路右侧):司马冲镇中学,马坪乡卫生院,进入X059,行驶29.4公里,直行,进入迎春路,行驶3.0公里,直行,进入解放路,行驶630米,直行,进入玉龙路,行驶1.3公里,右转,进入S220,行驶19.6公里,并不太远,那么从贺州到道州又有多远呢?全程约160.9公里,从贺州到道州的路线是;贺州市内驾车方案; 从起点向正南方向出发,行驶10米,左前方转弯,行驶10米,右前方转弯,行驶170米,左后方转弯进入平安西路, 沿平安西路行驶300米,右转进入贺州大道,沿贺州大道行驶1.8公里,朝贺钟高速/紫云景区/桂林方向,右前方转弯进入南环路,沿南环路行驶4.4公里,直行进入西环路,沿西环路行驶4.2公里,直行进入锡海线,沿锡海线行驶28.2公里,朝富川方向,直行进入S203,沿S203行驶24.3公里,右前方转弯进入S203,沿S203行驶35.4公里,直行进入X078,沿X078行驶550米,朝永州/贺州/G76/S81方向,右转,.行驶1.6公里,直行上匝道,沿匝道行驶900米,直行进入道贺高速,沿道贺高速行驶51.1公里,直行进入道贺高速,沿道贺高速行驶50米,直行进入道贺高速,永州市内驾车方案,沿道贺高速行驶340米,右转进入锡海线,沿锡海线行驶1.8公里,左前方转弯进入道州南路, 沿道州南路行驶1.0公里,稍向右转进入潇水南路,沿潇水南路行驶1.8公里,直行进入潇水中路, 沿潇水中路行驶2.0公里,右转进入寇公街,沿寇公街行驶250米,到达终点(在道路左侧)到道州。从这据点和路线来看,就可以看出派曹成据点离司马冲是非常近的。另再看一段《宋史》记载; 飞入贺州境,得成谍者,缚之帐下。飞出帐调兵食,吏曰:“粮尽矣,奈何?”飞阳曰:“姑反茶陵。”已而顾谍若失意状,顿足而入,阴令逸之。谍归告成,成大喜,期翌日来追。飞命士蓐食,潜趋绕岭,未明,已至太平场,破其砦。成据险拒飞,飞麾兵掩击,贼大溃。成走据北藏岭、上梧关,遣将迎战,飞不阵而鼓,士争奋,夺二隘据之。成又自桂岭置砦至北藏岭,连控隘道,亲以众十余万守蓬头岭。飞部才八千,一鼓登岭,破其众,成奔连州。飞谓张宪等曰:“成党散去,追而杀之,则胁从者可悯,纵之则复聚为盗。今遣若等诛其酋而抚其众,慎勿妄杀,累主上保民之仁。”于是宪自贺、连,徐庆自邵、道,王贵自郴、桂,招降者二万,与飞会连州。进兵追成,成走宣抚司降。时以盛夏行师瘴地,抚循有方,士无一人死疠者,岭表平。授武安军承宣使,屯江州。甫入境,安抚李回檄飞捕剧贼马友、郝通、刘忠、李通、李宗亮、张式,皆平之。从这里可以看到,岳家军中的徐庆自邵(邵州,今邵阳)道(道州,)另飞(岳飞)入贺州,这充分岳飞的岳家军在司马冲一带到贺州,再从永州大营寺有岳飞亲笔题字,可以证明当时岳飞是从永州到贺州,当时从永州到广西贺州,司马冲镇辖区是必经之路。
从今百度搜“曹成”介绍是;曹成,南宋人,汝南贼寇,与其弟曹亮于两淮间兴兵作乱,手下拥有杨再兴、何元庆等猛将。后被岳飞、韩世忠征剿,曹成、曹亮归降韩世忠,杨再兴、何元庆归降岳飞。


南宋王朝刚刚开始建立就风雨飘摇不定,女真贵族的继续南犯,偶有的政变动乱,加上贼匪纷争,新建立的宋政权令百姓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据徐梦莘《三朝北盟会编》(此书约成于十三世纪内)卷一四四·《曹成、李宏受鄂州李允文招安》记载:绍兴元年(1131)十一月下旬,提举江西茶盐公事的侯悫一道上疏送到了宋王朝:[曹]成今据衡山上流,控扼要害,毒流三千里,莫之谁何。马友现与李宏溃卒合为一军,虽驻兵在潭,然素畏曹成。昔曹成在鄂,[马]友自汉阳移军潭、衡以避之,其忌成可知矣。臣料贼意,若[曹]成由衡山顺流而下,[马]友必弃潭而东入江西。盖前有孔彦舟之隙,后逼曹成,西拒刘忠,万一势穷力尽,则必归曹成而攻江西矣。闻[马]友近招人买马,打造兵器,度其狡狯之心,观望向背,止在今春。朝廷若不早作措置,则江西诸郡恐非朝廷有,江西失则二广危矣。从上疏文中可以看出,朝廷若不及时解决这支游寇,它将会给南宋统治区域内造成严重的危害。然而侯悫的奏疏送达南宋王朝仅仅几天功夫,曹成便先率部离开攸县来到安仁县,打败了官军,对城内外官民的金帛粮米大肆劫掠,然后全军窜往道州(今湖南道县)。据查史料,曹成,南宋开封府雍丘(今河南杞县)人。靖康年间(1126—1127)从抗金前线溃败下来的逃将,流窜到湖广地区沦落为盗匪。绍兴元年,曹成接受朝廷收编,任荣州(今四川荣县)团练、知郢州(今湖北钟祥县)。不久,曹成率兵数万劫掠湖南,屯兵潭州(今长沙)。后因军饷馈乏,先后接受湖东安抚使向子湮、鄂州路(今武昌)安抚使李允文的招安。旋又率部流窜两湖,所经州县,金帛、米粮均被洗劫一空。故史书称曹成为“叛服无常”的惯匪。


另据李心传的《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五一·绍兴二年正月庚午记事:绍兴二年正月,南宋王朝闻悉曹成已经率领游寇流窜到了道、贺(今广西贺州)两州境内,赵构、秦桧、吕颐浩这伙最高统治者们共同商议:目前中原地区既已为伪齐所占据,那就让它作敌我之间的一个缓冲地带,目前不必考虑去收复它,可以将来再作打算。当前的首要任务就是要用二广的财力,葺治荆湖南北两路,使其近可通京西(指今河南西部),远可接陕右,成为当今天下的右臂。因此,对于流窜在两湖地区的曹成这几支游寇,是必须设法加以解决的。


如此反复斟酌,南宋王朝便委派已经废弃在福州许久的李纲,去做荆湖、广南路宣抚使、兼知潭州,叫韩世忠拨部将任士安率三千人随同李纲经由福建汀州、湖南道州去上任;另外又委派岳飞在李纲到任之前“权知潭州,兼权荆湖东路安抚都总管(即代理湖南安抚使和潭州知州),付金字牌、黄旗招成”,要他先率领所部以及马友、李宏等部,去征讨曹成。

对于曹成,岳飞并不陌生,建炎年间,自己曾率八百精兵叫曹成一众慌乱而败北。《宋史·岳飞列传》记载:“三年(1129),贼王善、曹成、孔彦舟等合众五十万,薄南薰门。飞所部仅八百,众惧不敌,飞曰:“吾为诸君破之。”左挟弓,右运矛,横冲其阵,贼乱,大败之……”所以,对于朝廷此次任命,岳飞义无反顾,接到命令后,立即率部从洪州(今江西南昌)出发赶来。

然而,就在岳飞率军向湖南进发的时候,朝廷却因为江西安抚大使李回的一封奏折下令给征途中的岳飞,要他“斟酌贼势,如未可进击,即暂且驻扎在袁州(今江西宜春),以等待韩世忠部队前来会合”,但此时的岳飞早已越过了袁州,到达了湖南茶陵县境了。
绍兴二年(1132)的闰四月初,岳飞跟踪追击曹成来到了岭南的广西贺州。《宋史·岳飞列传》载:“二年(1132),贼曹成拥众十余万,由江西历湖湘,据道、贺二州……成闻飞将至,惊曰:‘岳家军来矣。’即分道而遁。飞至茶陵,奉诏招之,成不从。”曹成之众对岳飞的威名是惊心胆寒的,一听到“岳飞”二字就吓破了胆,虽然拥有十万之众,却难以对抗不足万力的岳家军。


当然,岳飞不但有勇,且是位大智慧的神武副军(原名御营军)都统制。由于广西贺州的桂岭山势险要,曹成等部据寨抵抗,致使岳家军几次攻击都未能将他们一举消灭。于是,岳飞巧设了一个“引蛇出洞”之计。据《宋史·岳飞列传》记:“飞入贺州境,得成谍者,缚之帐下。飞出帐调兵食,吏曰:‘粮尽矣,奈何?’飞阳曰:‘姑反茶陵。’已而顾谍若失意状,顿足而入,阴令逸之。谍归告成,成大喜,期翌日来追。飞命士蓐食,潜趋绕岭,未明,已至太平场,破其砦。成据险拒飞,飞麾兵掩击,贼大溃。成走据北藏岭、上梧关,遣将迎战,飞不阵而鼓,士争奋,夺二隘据之。”传文透露,岳飞在广西桂岭一带久攻不下的情况下,抓了曹成的间谍,故意透露粮草用尽,要退军茶陵,然后暗中放走间谍,让其回去报告。第二天下令士兵早起吃饱饭,悄悄绕岭急行,天色未明,到达曹成太平场营寨。虽然曹成依险抵御,但最终还是被岳飞掩击溃逃。当曹成逃跑到北藏岭、上梧关一带的时候,岳飞没待他摆好阵势的仓皇下,就又夺取了他的两个关隘。惶恐无奈之下,曹成一路设寨跑到了连州,死守在连州北部的蓬头岭(又叫凤头岭)。连州市,位于广东省西北部,地处粤、湘、桂三省(区)交界。连州镇离广州市公园前的直线距离约210公里。


从以上可以看出,司马冲镇一带在宋朝时期就与中华民族英雄结了深深的情谊,肯定受到“岳家军”很大恩惠,只是年代久远,较多姓氏外迁和现居住姓氏也有从外地迁进来的,所以对900余年前的事迹知道较少,这是很正常的。因为当时时代环境也未来得及有文字记载,所以就成为了淹没的宝藏。另外还有一个渊源就是武冈市新迁来的姓氏,多是从北方迁来的,其中他们的先祖多有曾是岳家军中的一员,有的还是大将,但基于当时的环境有的不敢记录于族谱上,只有一代的承传以各种方式纪念民族英雄岳飞。从武穆宫发展考记文章中,有明朝永乐年间,武穆宫周边群众在武穆宫还未修建的时候,就有每年抬岳飞塑像求雨的习俗,从这就可以看出,民族岳飞在他们心中的位置的久远,这种祭奠民族英雄岳飞的民俗文艺、文化是一代一代传承下来,是有八、九百年的历史了。

【实习编辑 岳莹】

Print Friend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