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旅游的思考

鄉村旅游的思考

(本報記者采訪感記)2019年3月24一25日,《全國旅游時報》社編輯、記者一行驅車前往武岡與新寧鄉村就“鄉村旅游之愛國主義紀念進行實地走訪調查”深有感觸,深感村民生活富裕向前邁出了一大步,而文化特別是民俗文化,確是向后倒退了三步。

而今黨政英明,惠農之好可以說是史無前列,國家處處為民作想,精準扶貧,發展鄉村旅游等等,無不如民父母,關懷備至。然《全國旅游時報》社采編組一行記者們百倍信心驅車下鄉進行走訪薦其良策,深感鄉村民俗文化的冷落已令人嘆惜,暗想相關文化如此空白,鄉村旅游從何談起?

24日,我們見到武岡市一鄉村有個“太華寺”,里面有幾尊小型菩薩,什么介紹性和記載性的文字書寫或碑文都沒有,問村民也都不知,都是敬菩薩燒香為主,采訪中得知;在解放前一切相關表彰、家訓、家規等持行均在該寺進行,那時具有較高聲望。記者在網上查也沒丁點相關文章與圖片,村民中也沒有文字記錄。

后到位于湖南省新寧縣煙村的“岳武穆祠”,剛走到該祠前就感覺不一樣,前面有邵陽縣著名的老虎縣長徐君虎“煙村古道”石碑和碑文記載,還有他老親筆題寫的“岳武穆祠”,跟偉大民族英雄相關的壁畫,岳飛的出師表、《滿江紅》等詩詞一目了然,這里就感覺有濃濃的愛國文化氣氛,幾塊“精忠報國”橫匾書法可稱一流,筆法如神,令人一看倍覺清新,由然起敬。看守人許尤志老先生跟記者說,該祠每年農歷二月十五日,岳飛生日他們都舉行大型慶祝活動,現該祠已升為新寧縣縣級文物保護單位多年了,當時升縣保,時任邵陽市人大代表、研岳導師、岳飛31世孫岳米鄉老先生做出了巨大貢獻,當他獲悉岳老已仙逝多年了,不禁深深懷念,情感溢于言表。后他感慨的說:現在我們很想把岳武穆祠升為邵陽市市級文物保護單位,更想在有生之年看到岳武穆祠被升為省級文物保護單位,正如習總書記所說;精忠報國是我一生的目標。

記者提議要他們籌組新寧縣岳飛思想研究會,并跟他簡要介紹了岳飛思研會,他聽后似有動心,但表示要與村書記及相關負責人商量定。采訪完后,在路途中與開車記者討論,同為鄉村一文物,煙村岳武穆祠就能與時俱進,民俗文化濃厚,其他鄉村應多到該岳武穆祠學學經驗。


此后,我們又驅車到離煙村約2、5公里處的三合村,因為在手機上查網站中看到白沙鎮永興村也有個”武穆寺”,但我們對路線不太熟悉,所以就只有導航,但寫”武穆寺“或”白沙鎮武穆寺或祠“,均導不到,網上只有武穆寺永興村,但也在導航上看到2、8公里,我們兩人一個開車,一個注意看外面,只要看到有古寺、廟的就停車去看,往白沙鎮方向,所以在出煙村岳武穆祠兩公里半左右,看到離我們直行公路約100米處,有一座寺、廟,在搞小型活動,我們車立即轉彎前往,下車后,“觀音庵”三字映入眼簾,哦,原來是觀音庵,當時我倆心里均有種失落感,因為按網上查的和導航的分析,滿以為這就是武穆寺了,同行司機記者問我,還進去么?我說;既來之則安之,何況這也是一方神圣呀,還是進去拜祭一下吧。


剛走進門口,記者就看到一尊小型的古代武將塑,當下我想,新寧武將最著名的當屬楊再興將軍,難道這尊塑像就是楊再興將軍?一打聽果然是,因為我們是想搞鄉村旅游相關調查,因而也沒有透露記者身份,只是說來看看。我們拿看專用肩扛式的攝像機和采訪記錄本的,但有幾個看似負責的和三十個跪著拜祭燒香的村民,無一人對我們一行主動介紹或打招呼了,視若沒見。我們看到主龕右手邊最外面處,也塑有一尊偉大民族英雄岳飛的木銅像,還有一個很小的秦檜跪像,看到這我才留意到,掛著的一塊小黑板上用粉筆寫著;為岳武穆王拜懺什么的,他們今天活動的主題已經知道,但也沒看到和尚或道士等,只有二、三十余村跪拜于幾尊菩薩木像前,又不是跪于岳飛像前,搞得云里霧里,弄不清是怎么回事?再看庵堂外面坪里,連一輛自行車都沒看到,就別說摩托車和小轎車了,我們小車開到那也沒引起任何人注意,似呼都很麻木。


近年來,國家重視鄉村旅游,精準扶貧,而在新寧一帶五里一廟一庵或寺應是當地無人不知的古今之寶,我想也應是新寧至寶,還有較多是紀念先哲圣人的,應是發展鄉村旅游的靚點,可此等優勢在邵陽市區近城鄉鎮村被看為寶貝的,到了縣城鄉村就被視為草呢?所謂的廟或庵、寺從其建筑等方面看,形同私人砌屋,有的有點章法,有的隨意,搞的所謂的燒香,也就是施些錢拜幾下就走了,或許這才適應于鄉村農民吧。


后開車往白沙鎮永興村的“武穆寺“,網上寫有一則與店子廣告語一樣的廣告詞;武穆寺“誠信好等等,歡迎企業家到武穆寺投資創業等等,還留了一個座機電話,記者問同行,這是不是紀念岳飛的哦,沒半個字說的阿,只有廣告,同行說還是打個電話去問問吧?電話一通,同行簡要說想來看您們這武穆寺,對方是個女士,第一句話就是你贊助嗎?同行說先看一看,對方就說在外地去了,也沒說其他的了,同行顯得有點不悅有想返回的意思,但又見離永興不遠了,還是開車到了”武穆祠“前面,大門上寫有”武穆祠“兩把鎖鎖著,外面幾張宣傳廣告,同行又打門上另一個電話,說明想看意思,也是無明確答復,大有知音少,弦斷無人聽之失落感,也有怒發沖冠,憑欄處,瀟瀟雨竭,抬望眼,仰天長嘯…“之無奈,天日昭昭,試問乾坤幾許?


所謂上有政策下有對策,而全國風起云涌精準扶貧、發展鄉村旅游,當然也有可能有“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之客觀困難,扶貧任重道遠,然這是否有人曾”微服私訪∥過呢?菩薩也不知道,上面領導來他們可熱情了,看不出啥,菩薩也不知道,這有點像管閑事。

Print Friend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