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最美的回忆

本文作者刘远凤

本文作者刘远凤


作者 湖南省邵阳市新邵县陈家坊镇江村 刘远凤
照相啰!照相啰!我把侄子品伢子抱起,把红墨水拿出来在他额上点个美人痣,咔嚓一声留住时间的脚步,定格在一岁半左右,这个小家伙是爷爷的心头肉,他的出现很容易引起爷爷的“痴呆”,那双眼睛就像看魔术一样一动不动,生怕孩子溜走,笑起来像眉弯的月亮大。

那年头,爷爷奶奶最喜欢带孙子孙女,年青的父母可以出去打工。带娃这种带着甜味的苦差就落在爷爷奶奶身上。可是一天,小家伙睡觉了,尿全部撒在睡梦中未醒,爷爷打开尿布一看,吓坏了,小鸡鸡的尿道口露出一根白色的2厘米左右的小筋,当过赤脚医生的爷爷想来想去“这是什么呀?男性的生理结构也没有这种筋呀,”,又不赶取出来。万一怕是筋孩子伤到孩子,爷爷激动把沉睡的孩子抱给村里人看问有没有办法, 他们都摆摆头,这样更急坏呢爷爷,他不得不抱到几里路外的小诊所,诊所的医生一看,奇怪的眼睛不敢相信筋会长在小鸡鸡上,几经考虑,拿来镊子,夹住“白色的小筋”轻轻的 小心翼翼的往外取,生怕小孩痛哭”,一下子,镊子上的“筋”终于出来,小家伙还在贪睡,此时医生笑了,问,你们是不是在床上吃了干方便面,掉了一根断面不小心进入孩子的尿道口,等孩子梦尿一泡,就变“白色小筋”,大家听候都笑了,笑声把小家伙振醒,小家伙揉揉眼睛也笑乐了,不过他真的不知道大人们笑啥?

光阴飞逝 小家伙已经快考研了,每当说起这个故事总会羞涩的说,真的吗?

面条的旅游在医生的镊子下结束,可这里却成为爷爷一生最美的回忆。
【编辑 岳志勇 特邀编辑 刘志坚】

Print Friend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