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三十余年的祖籍乡情,裔孙携家小数百里前往祭拜先祖  坐轮椅往返数百里圆孝顺梦

三百三十余年的祖籍乡情,裔孙携家小数百里前往祭拜先祖

坐轮椅往返数百里圆孝顺梦

本报记者 岳志勇 通讯员 岳继民  岳益武 图文报道

图为 路途

家乡情结。三百三十余年,一直以来萦绕后辈心间,他们从来就没有忘记家乡,数百年如一日经历了无数次的辗转返则,时常奔波自己的祖籍地,湖南省邵阳市经开区高崇山镇大兴村的石门冲,续写着其始迁祖岳飞23代孙岳氏光儒公,因为伟大的爱国壮举,因为不参与时拉他参加起义而迫走隐居宁乡市流沙河镇苏家亭村,至今家风以爱国为主,涌现出许多为国家做出贡献的精英,名扬国内外。

2019年10月5日,再次让人震撼,年过七旬,近段身体不大好,出外靠坐轮椅的,伟大民族英雄岳飞第三十二世孙,光儒公第十世孙,其祖父和父亲等都为岳家事业付出国很多贡献,参与修谱、维护祠堂,创办精忠学校等鞍前马后,无私奉献,岳强干宗亲也是近、一、二十年以来,宁乡光儒公后裔近千人的,每次修谱极相关家族活动的主要负责人之一,年过七旬的他,今年来,尽管身体不太健康了,但他还是要坚持带病跨越数百里,回到祖籍地祭拜先祖岳飞,还有始迁祖光儒公之妻“岳母刘老恭人墓”,此举可谓是感天动地。岳强干和其妻子刘伏香、弟弟岳光平、孝顺的儿子岳献武、女孩岳献文一起从宁乡市流沙河镇,来到了位于湖南省邵阳市经开区高崇山镇凤园村的岳飞纪念堂,和位于大兴村(合拼村后叫荷兴村)的石门冲,先拜祭了先祖岳飞及相关先贤、始迁祖岳汝通公等其他远祖。而后赶到石门冲祖籍地,观看了祖籍地的新面貌,并举行了拜祭他们始迁祖光儒公之妻,岳母刘老恭人墓,代表光儒公千余人后裔,由岳飞纪念堂管委会主要负责人之一的,岳飞32世孙;岳吉成宗亲、岳益武宗亲主持祭拜仪式,邵阳热心实业家岳继民宗亲等全程陪同,接洽。

在岳益武宗亲的陪同下,来到了石门冲一村道边,挖去杂草,寻找到了“岳母刘老恭人墓”,根据老谱记载,岳墓刘老恭人自从迁到宁乡后,因为光儒公有较深的武功,对其四个儿子、一个女孩严加管教,他们始终秉承先祖岳飞“精忠报国”耕读持家等爱国家风思想,因而其子女均文武双全,在当地很有名气,特别是其大儿子岳启朕,有一身神力,曾在该地一次打死了三只猛虎,大家都知道历史上有“武松打虎”,可谓是家喻户晓,可怎不知道光儒公的大儿子岳启朕却一次打死了三只猛虎,这就充分说明了岳家的不表功,隐功不报的岳飞思想,据说后来朝廷得知,岳启朕一次打死了老虎,还特意下旨为其修建了打虎亭,并钦定其为正四品侍卫,以表其功,该亭只可惜后来折掉了,但岳启朕与其一直都保持很清廉,没有家资款项,也无田产。刘老恭人仙时,孝顺的岳启朕和家人,也没有大操大办,他就频着自己的神力,肩杠着灵柩步行数百里,来到祖籍地,把其伟大慈母安葬在祖籍地石门冲,那时石门中的岳氏宗亲都被其精神事迹所感动,纷纷与其保护,其后裔也每年前往挂青扫墓,在解放前,他们后辈在石门冲砌了三间房子,便于扫墓挂青时歇息。

根据第一次到宁乡流沙河镇柏树井,当年岳梅桂宗长还健在,他交给了我一份他记录的《光儒公迁宁乡考记》详细的写明了岳飞23世孙岳上珍(辈名光儒公)迁宁乡的事迹,现摘录如下,光儒公,又名岳上珍,正帅公次子,生于清朝康熙二年(1662年)农历癸卯九月二十七日辰时,乾隆十三年戊辰二月二十日戌时殁,娶妻刘氏(娘家是今经开区群力村刘家人士)于康熙中叶(康熙年中期)住在离邵阳城15里,(今邵阳大道大兴路口附近的邵阳市双清区高崇山镇荷兴村(原大兴村)石门冲,岳上珍当时长得年少英俊,身材魁梧,能文善武,很有作为。那时有苗族人想造反,其首领想拉岳上珍入伙,多次甜言蜜语相邀,见他不动心,又威胁他,也不见效,于是就以头领之一及金钱引诱他,岳上珍秉承先祖岳飞精忠报国的思想,始终不答入他们的伙,故而激怒了苗民首领,派了很多高手把岳上珍抓到了苗民塞去,准备待后发落,岳上珍静静的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看守他的人都睡着了。此时,他悄悄运起了祖传的断绳之术,果然绳断绑松,摸入马栏,牵了一匹好马,轻身上马,往石门冲自家奔去。


岳上珍妻子刘夫人见丈夫被苗民抓去了,心里万分着急,坐不安,睡不着,她想岳上珍平时凛性刚毅,决不会向他们投降的。她想苗寇在无法拉岳上珍入伙时,必定会杀了他,还会危及她们母子,她正想时,果然到深更半夜时,住宅四周火起。刘氏抱着幼子,逃出火海,正急急奔走时,恰好岳上珍骑马来了,他们夫妇没来得及说话,岳上珍把妻儿抱上马,往长沙方向奔走了数十里外,夫妻俩才喘过气来,找一避静处下马商议往那里去?刘氏想到她娘家以前有一位刘家亲房兄长也因逃浪在宁乡流沙河隐居,她的这位房兄是在刘氏父亲的帮助下才逃出的,年载还不久。刘氏跟这房兄也见过面,并且后来刘氏房兄还暗地到过她父亲家,听说是住在最隐避的宁乡九都七区周家团,即今流沙河镇内,如是岳上珍夫妻商定去找刘氏的房亲,决定在那安家。


找到刘家房亲后,他听了他们的情况后,想到这是报恩的时候来了,于是就把该地上仑坑几间房子和地及一些粮食等相关用品给他们备好,于是他们就在这安了家,由于地处偏僻,人烟稀少所以一直没被苗寇发现。


岳上珍的儿子比他更历害,生成美髯长须,身有巨力。能举起一千多斤重的石树碑坊,父子辛勤劳动,又有刘氏房亲的时时帮助很快他们就发起了一点小家了。又买了一些田地,逐步扩大了家业。


而今,在流沙河还有不少关于岳上珍父子的古迹,而笔者在那所见,该地刘姓比较多,当时岳上珍的后代在那住的也就是近一千人,但是在走访中所见有“岳家村”“岳家组”又是“岳家墩”等地名。同行的宗亲告诉笔者说;在这住的岳姓人很少,就我们上珍公的后裔在这一带住的400余人.住的地方现在还很偏避,但从他们到这后修的谱来看,岳上珍的后代到宁乡后,有过几百年最兴旺时期。现在留下的古迹“打虎亭,光儒公祠堂,以及其祖坟处名人写的墓志等。可见他们在宁乡的名气有多大了。

【编辑 岳志勇  实习编辑 岳莹】

Print Friend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