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步在株洲河畔

                                                                                                           石国兴/文     陈家敏/图

        株洲,是一个工业城市,有冶炼厂、电炉厂等各种工厂上百余个,而职工们下班就喜欢到株洲滨江南路河边去自由自在的散步。河边游步道全是沥青路面,干净;路两旁全是绿化带,空气新鲜,游客们就喜欢到这里来漫步、约会,过一个安静舒适的室外生活。

         去冬今春,疫情几个月以来,我住在家里,无事可做,闲来无聊,后经朋友介绍,来到株洲上班。我住在珠江花园,进出花园门口时,门卫总是拿着量温器给我们量体温,发没发高烧,以免把新冠肺炎病带进去。大家都很支持门卫的工作,主动配合他们量体温,确保地方人们的生命安全。

     来到株洲第一天,同事们互相介绍后,就逐渐熟悉起来,话就多起来。我从中发现,他们晚上也喜欢去散步。这样,我就有了放开心情去做事的决心。我爱好散步,希望每天有散步的机会。这样,陈总(不知他是有这个爱好没有,但我不清楚。)好像有这个爱好。当天,我们吃了晚饭后,他就提议去散步,并主动做我们的向导。

        第一天晚上,我们吃了晚饭,公司老总就领我们去滨江南路散步。到滨江南路要经过珠江南路,路程在两华里远的样子。只见市民为了生活来去匆匆,一晃而过。我们一路漫步,有说有笑,不知不觉地就到了滨江南路。我看了看手机时间,才花了三十分钟时间。公司老总指挥我们横穿马路,来到河边的游步道上。夜里五颜六色的灯光照亮株洲河两岸,把游人的脸庞照得脸型变美了,百看不厌,周围的相机“咔擦咔擦”在夜间响过不停,有人也在用手机拍五光十色的桥梁。

      最吸引我们眼球的就是株洲枫溪大桥,大桥跨度在1500米左右,两个高耸云天的桥墩相距100米远,为了桥墩与桥面的坚固,起到安全作用由无数根钢管连接而成,上面还配有各种各样地灯光。这样,整座桥樑由钢筋编织成美丽漂亮的半圆形五色彩灯,照亮了华丽的桥面。

        晚上,时而有一两艘轮船载着货物在江面上相向行驶,那是为了生活,他们不怕辛苦,不分白天黑夜辛勤劳作。

    第二天下午放假,陈总准许我们自行安排游玩,我在心里想:滨江南路河畔两岸不知是什么样子,何不趁这次机会去探个究竟呢。于是,我背着相机与同事一路漫步三公里路,相机不停地在“咔擦”出株洲的人与物。

         这时,从远处走来一位70岁样子的老爷爷,身边还有一位7–8岁的小男孩,带着阳光般地笑脸朝我们这边走来。我急忙“咔擦”一声,人为的把他们两个人拍进我的历史档案资料库中。

      天气转晴,游人特多,玩的花样也多,有跳广场舞的,有练太极拳的,有劈腿的。我想见到练瑜伽的,却很遗憾,没有看到美女少妇在练瑜伽。那修长的美腿、那同一颜色的服饰,有红的、有绿色的、有白色打底红花白花衬托的,穿在她们身上,不漂亮的女人也变得美丽了。这样,滨江湖畔就更美丽了。可惜,我没有看到滨江南路河岸上美丽的瑜伽身材。

        有一位中年人站在带有嫩绿的茅草坡河岸边钓鱼,那么悠闲自然,钓钩在河面上挥舞,或者钻入水里,吸引案资料库中。鱼上钩。还有五个环卫工人在为绿化带修剪多余部分的枝叶,让美丽光滑的绿叶显得更加耀眼夺目,为株洲市民提供新鲜的自然空气。

      我与同事漫步到了滨江南路枫溪大桥下面,只见一位五十多岁的老人骑着自行车朝我们方向驶来。还有美丽漂亮的三位姑娘踏着滑轮朝我们走来,她们的身影在红色美丽的花朵下走进我的相机。靠左边的美女,大概在二十一岁,蓄短发,身穿白色单衣和变了色的牛仔裤,双脚踩在滑轮上向前滑行,因有风的力量,头发有点向上飘,身体有点朝前弯曲,那一双美丽动人的眼睛朝我这边看来,太迷人了。我忙拿着相机偷偷的向她们按下连拍快门,让她们的身影永远留在我的图片纪念册里。其她两位女孩在后面追逐着,并做出各种鬼脸。

        在这种美丽的场景下,我的心情亮起来了。那是我最想看到的美女给滨江河畔带来的美丽景色。

                                                                                                                                                                                                                                                                【责任编辑  岳志勇】

Print Friend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