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飛蘇州寒山寺碑刻之考

 

(記者岳粹學/整理報導)蘇州寒山寺內嶽飛的題聯碑刻, 陳列在原碑廊西沿牆首端,共有三塊石碑,一橫二豎,行書。 其橫石豎寫兩字一行,共四行八字,文為:“文章華國,詩禮傳家” ,末有嶽飛題三個小字,未署歲月。橫石下為豎石兩塊,豎行聯文: “三聲馬蹀閼氏血,五伐旗梟克汗頭”。下署“嶽飛”兩小字, 亦未署歲月。但有岳飛印信篆印兩方。其碑刻字跡清浙,完整無損, 這是嶽飛留下的手書真跡。嶽飛在寒山寺題寫的橫石題聯中“ 文章華國,詩禮傳家”,華,指顯耀的意思。文章,指禮儀制度。 用禮儀制度來顯耀祖國,用書經禮儀傳教家人。聯文:“ 三聲馬蹀閼氏血,五伐旗梟克汗頭”。題聯中上句“蹀”字, 指踐踏的意思。閼氏(yan zhi),指匈奴,夷族,借指金兵。梟(xiao)兇猛制伏, 克汗,指金兵頭目金兀木。聯文寫出了嶽飛的勇於抗擊金兵, 制伏凶敵的頑強不屈的鬥志。題聯字體剛勁沉著,結構寬博疏放, 風格質撲諄厚,真可謂超凡脫俗,擲地有聲,觀其字如見其人。1118_2

 

今查1999年8月江蘇古籍版民國葉昌熾撰《寒山寺志》, 張維明《補校說明》中指出:“寺內文物薈萃, 尤以石刻和古鐘著名”,其中列舉嶽飛的碑刻“ 也是不可多得的珍品”。《蘇州史志》1998年刊, 地方文獻專欄中清·石方洛撰、許培基點校的《前後桃塢百絕》 中有《慶雲亭》(在慶雲裡)七絕寫道:“亭上岳侯題額過, 壁間信國墨尤多。河山殘破忠魂在,歷盡紅羊劫不磨”。注:“ 亭額嶽少保(大官的加銜)書。兀術之難,梅章園林盡毀。 亭以偏東獨存,文丞相有題慶雲亭壁詩”。從這可佐證, 當年岳飛路過蘇州,曾在慶雲亭題額;再從《慶雲亭》 題額七絕內容,與所留寒山寺題聯完全相吻。《宋平江城坊考》 卷四東北隅引李模撰《燼餘錄·序》中“桃塢慶雲裡,即今厙官巷” (亦名官沙巷,在今人民路北絲綢博物館後)。又:“慶雲亭, 在東荷池東,亭額為嶽少保手筆。兀術之難,梅、章園林, 鞠為茂草,亭以偏東獨存,地接慶雲裡,東皆農田。” 由此可見清代石方洛所撰《慶雲亭》七絕“亭額嶽少保書” 是有依據的。1118_3

 

而遺憾的是,查閱《宋史》、《金史》、《三朝北盟會編》、《 建炎以來系年要錄》和《金佗粹編》等均無法進一步查證。但據《 建炎以來系年要錄》141卷所記:岳飛曾往蘇、常一帶抗賊兵。《 金佗粹編》收有嶽飛在召回臨安前,兵駐訌州,填詞《小重山》 下半闕中寫道:“白首為功名,舊山松竹老,阻歸程。 欲將心事付瑤琴,知音少,弦斷有誰聽”。 詞中表明瞭嶽飛難以重返故土的征程,孤獨無奈的悲憤心情。 岳飛在駐防楚州(今江蘇淮安)時曾寫道:“吾蒙國家厚恩, 當與戳力複中原。”據徐雲編著的蘇州旅遊知識叢書《寒山寺》 南京工學院出版社1988年10月版指出:“ 系嶽飛從抗擊金兵前線中原地區,被強行召回都城臨安(今杭州) 路過蘇州,曾在寒山寺居住過數天時題寫的。 岳飛面對祖國大好訶山,書寫此聯以表達自己抗擊金兵、 收復河山的決心”。筆者與徐雲聯繫,徐雲告知, 當年寫作該書的依據,不是從正史中查證的,而是解放前《 蘇州明報》有關文章轉錄的。

岳飞苏州寒山寺碑刻之考

 

(记者岳粹学/整理报导)苏州寒山寺内岳飞的题联碑刻, 陈列在原碑廊西沿墙首端,共有三块石碑,一横二竖,行书。 其横石竖写两字一行,共四行八字,文为:“文章华国,诗礼传家” ,末有岳飞题三个小字,未署岁月。横石下为竖石两块,竖行联文: “三声马蹀阏氏血,五伐旗枭克汗头”。下署“岳飞”两小字, 亦未署岁月。但有岳飞印信篆印两方。其碑刻字迹清浙,完整无损, 这是岳飞留下的手书真迹。岳飞在寒山寺题写的横石题联中“ 文章华国,诗礼传家”,华,指显耀的意思。文章,指礼仪制度。 用礼仪制度来显耀祖国,用书经礼仪传教家人。联文:“ 三声马蹀阏氏血,五伐旗枭克汗头”。题联中上句“蹀”字, 指践踏的意思。阏氏(yan zhi),指匈奴,夷族,借指金兵。枭(xiao)凶猛制伏, 克汗,指金兵头目金兀木。联文写出了岳飞的勇于抗击金兵, 制伏凶敌的顽强不屈的斗志。题联字体刚劲沉着,结构宽博疏放, 风格质扑谆厚,真可谓超凡脱俗,掷地有声,观其字如见其人。1118_2

 

今查1999年8月江苏古籍版民国叶昌炽撰《寒山寺志》, 张维明《补校说明》中指出:“寺内文物荟萃, 尤以石刻和古钟著名”,其中列举岳飞的碑刻“ 也是不可多得的珍品”。《苏州史志》1998年刊, 地方文献专栏中清·石方洛撰、许培基点校的《前后桃坞百绝》 中有《庆云亭》(在庆云里)七绝写道:“亭上岳侯题额过, 壁间信国墨尤多。河山残破忠魂在,历尽红羊劫不磨”。注:“ 亭额岳少保(大官的加衔)书。兀术之难,梅章园林尽毁。 亭以偏东独存,文丞相有题庆云亭壁诗”。从这可左证, 当年岳飞路过苏州,曾在庆云亭题额;再从《庆云亭》 题额七绝内容,与所留寒山寺题联完全相吻。《宋平江城坊考》 卷四东北隅引李模撰《烬余录·序》中“桃坞庆云里,即今厍官巷” (亦名官沙巷,在今人民路北丝绸博物馆后)。又:“庆云亭, 在东荷池东,亭额为岳少保手笔。兀术之难,梅、章园林, 鞠为茂草,亭以偏东独存,地接庆云里,东皆农田。” 由此可见清代石方洛所撰《庆云亭》七绝“亭额岳少保书” 是有依据的。1118_3

 

而遗憾的是,查阅《宋史》、《金史》、《三朝北盟会编》、《 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和《金佗粹编》等均无法进一步查证。但据《 建炎以来系年要录》141卷所记:岳飞曾往苏、常一带抗贼兵。《 金佗粹编》收有岳飞在召回临安前,兵驻讧州,填词《小重山》 下半阙中写道:“白首为功名,旧山松竹老,阻归程。 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 词中表明了岳飞难以重返故土的征程,孤独无奈的悲愤心情。 岳飞在驻防楚州(今江苏淮安)时曾写道:“吾蒙国家厚恩, 当与戳力复中原。”据徐云编着的苏州旅游知识丛书《寒山寺》 南京工学院出版社1988年10月版指出:“ 系岳飞从抗击金兵前线中原地区,被强行召回都城临安(今杭州) 路过苏州,曾在寒山寺居住过数天时题写的。 岳飞面对祖国大好诃山,书写此联以表达自己抗击金兵、 收复河山的决心”。笔者与徐云联系,徐云告知, 当年写作该书的依据,不是从正史中查证的,而是解放前《 苏州明报》有关文章转录的。

 

Print Friend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