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過去的不愉快,隨清風而逝!請您欣賞 大愛劇場—「清風無痕」 Life As It Is

人生無常! 大年初一,八歲的鄭清發隨著父母親一起出遊,途中的一場車禍,奪去母親的生命,也奪去他人生中最寶貴的親情。母親出殯的隔日,繼母就帶著自己的孩子一起住進門來,這宛如商業電視台才會出現的「前人子與後母的戰爭」劇碼,卻是大愛劇場「清風無痕」主角鄭清發師兄的真實人生故事。本尊鄭清發長期受到童年陰影困擾,這樣內心陰鬱糾結的角色,讓飾演男主角、曾榮獲金鐘最佳男配角獎的蘇達,感受到很大壓力。一場只有「走開」兩個字的台詞的劇碼,蘇達卻聲淚俱下,因為他深刻體會到,清發或許寧願生命中不曾擁有過那些美好,才不至於對應現在沒有親身母親陪伴的困頓與難堪。男主角蘇達在劇中從年輕演到老,對蘇達而言“演老”是最大的挑戰。蘇達認為“老”其實是一種生命的歷練,可能是一個眼神或者是口氣的不同,而不只是外表的變化。鄭清發早年從事服裝產業,因此在劇中就有許多設計生產服飾的橋段。為了力求逼真和專業,劇組特地安排蘇達學習設計與裁縫女裝的技巧。敬業的他,將所學到的技巧一一記下,讓他在正式上戲的時候,活脫脫就是個專業設計師。雖然男主角備受過去家庭成長背景困擾,但是其實豔福不淺,蘇達一連和幾位女生有情愫產生。蘇達說,雖然清發師兄再三強調自己不是花心,是好人緣,但在五個月的拍攝期間中,有時感情戲太多,演著演著還會產生錯亂,周旋在眾多女性友人之間,讓工作人員對蘇達都非常羨慕,感覺像是回到了學生時代。尤其是夏如芝和林昀希參與演出,夏如芝飾演的鄭清發妻子(張似錦)和林昀希飾演的鄭清發青梅竹馬(林秋月),在記者會現場,還出現了楊佩潔,三女在記者會現場,也互相較勁,由於佩潔個子不高,昀希還開玩笑說從不把佩潔放在眼裡,在劇中兩人互嗆與互瞪的戲,因身高差距太大,實在很難找到平衡的鏡頭角度。除了在片中為了清發而暗自較勁外,戲外也為了自身不會台語而加強密集訓練。台語不輪轉的女性有人們常在現場製造笑話,為了吸引男主角的注意,兩人可真是卯足全力克服語言障礙。夏如芝私下透露,蘇達很有耐心陪她練習台語,讓一場兩人爭吵一鏡到底的大戲能夠完成。蘇達和夏如芝兩人是第一次合作,所以在拍攝感情戲前難免有些害羞。就在二人還沒培養出感情前,劇組就安排拍攝戲中登山社玩遊戲的場次,戲中的夏如芝為了促成學姊的愛情,不惜親自參與遊戲。其中一個遊戲是新娘抱送花,男主角蘇達為了鏡頭需要,硬是抱著如芝新娘抱折返跑了七八次,幸好蘇達有練過全馬,加上有些底子,抱著如芝跑,能臉不紅氣不喘,還在記者會現場強調,如芝真的很瘦很輕,讓女主角心花怒放。如芝對於蘇達也很讚嘆,覺得蘇達總是永遠很有精神,對周遭的工作人員朋友都是笑咪咪。而「清風無痕」也被戲稱為「北藝大同學會」;劇中的主要角色,包括男主角蘇達、飾演後母阿菊的潘奕如、同學楊忠穎、飾演巫時榮的邱逸峰、飾演楊忠雄的張哲豪,都是臺北藝術大學本科生。

男主角鄭清發的繼母阿菊(潘奕如飾),是本劇中關鍵性的角色,影響主角一生。本尊帶有一些通靈的天分,為了呈現阿菊對天地神的尊敬,劇情特地安排氣勢磅礡的一場戲。劇組不惜重金投入,將二寮日出時雲海繚繞的畫面以最高畫質的影片來呈現。並啟用多部空拍機,拍攝主場景和繼母阿菊敬畏天地神的舞蹈畫面,讓整段故事的構成,堪稱「清風無痕」中最大亮點之一。

潘奕如本身家族也是有通靈的血統,一開始看劇本會做噩夢,直到做乩童的表哥,有天突然留言給她,要她加油,讓她豁然開朗,覺得是不可思議的因緣,要好好把握。

「清風無痕」也是大愛劇場首度大膽使用實驗性的創新表現手法,劇中有一個戴著面具的小男孩,從第一場第一幕就出現,他是誰?「何者為真?何者為假?」。大愛劇場「清風無痕」7月17日起,每晚八點在大愛電視播出,九點在中天娛樂臺播出,雅虎奇摩及youtube同步直播,答案就在影片中

Print Friend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