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從海外管控「福智僧團」 掀開女上師荒腔走調面紗

( 記者 鍾宏源/專題報導 )九月上旬,福智佛教僧團在苗栗通霄山坡上動土興建「月稱光明寺」,卻招來近百位信眾,高舉白色布條,指責募款帳目不清,要求公開細目。布條中同時揭發女上師金夢蓉,違反戒律,荒唐行事,引起各電視新聞台專題報導,掀開福智僧團鮮為人知的神祕面紗。
福智僧團是由「日常法師」所創辦,弘揚藏傳佛教「宗喀巴大師」教法,研習『菩提道次第廣論』為主。「福智」最先是由福智精舍發跡,民國八十二年在新竹湖口發展出可容納四十至五十人的「鳳山寺」,第一任住持就是梵因法師,第二任是淨明法師,他們忠心耿耿,團結奮發,為福智打下今日局面的基礎。民國八十九年,日常師父在福建莆田廣化寺接見廣論學員,金夢蓉來求見,請師父幫她除去其體內的非人,這是金夢蓉與日常師父見面結緣的開端。金夢蓉是黑龍江大慶市人,早年加入「中功」氣功,中共認為是邪教,被列入黑名單。金夢蓉曾結過婚,後因先生有精神疾患而離異。但因她「靈乩」的體質,護法「提公」會利用她來代言,再加上對佛法的特殊體驗,得到日常法師倚重和信任。
早在民國九十二年,福智年度中最重要的法會「圓根燈會」上,日常法師親自宣布,福智團體將來由如證法師接任,該年的「福智之聲」月刊上,也有明確登載。但日常法師過世時是在大陸,身邊只有金夢蓉及少數人,她強勢的表達師父指定她是接班人。況且她早有萬全的準備,人事的佈局安排,資產、廟產的接收,十分快速的完成接班。
金夢蓉扭曲藏傳佛教的「依師法」概念,要求全體福智人必須以她為主,一切僧眾的聞思修、戒定慧,與俗眾事業的策略運作,都要聽命於她的指導與命令。同時所有福智團體的各項事務,都必須上呈,經過她的批准。金夢蓉管理僧團十分嚴格,而且人性不被尊重,只要被懷疑違犯金夢蓉教條或僧團規定,會馬上執行監控或翻箱倒櫃,檢查個人細部私密,沒有一點個人尊嚴,並且還會恐嚇如果離寺外逃,外面花花世界只有死路一條。
金夢蓉因不能來台灣,就在加拿大等地與組織十分嚴密、階級分明的『馬可單位』,跨國分工管控福智團體,這個單位十分龐大,最少是上百人,而且階級分明,管理有序,成員年輕是來自訓練過的小和尚,就像蘇俄KGB組織一樣嚴格,令人非常肅然。如果有人不滿或違反福智原則的表達,馬上會被列入黑名單或被各種方式惡名化,乃至驅離福智集團和除籍。
金夢蓉的行事最令佛教非議的是戒律問題,她會與男眾僧人共宿一個房間過夜,說是要幫助指導僧眾修行。還說有魔障,需要男眾僧人陪同保護。同時據說她也會以進入更高修行層次為由,與男出家眾共修「密教雙修法」,嚴重違反宗喀巴大師嚴守戒律的道風。
金夢蓉還有一個「聖胎計劃」,她以克主杰尊者轉世再來自居,與男眾僧人要生一個「宗喀巴大師」轉世,期盼師生重逢,建立聖教。當然是由她當「佛母」,從僧團中找出一位英俊年輕優秀的法師當「佛父」,完成荒唐的懷孕計劃。
台灣當局早年並不歡迎金夢蓉,據說是出現過假護照問題,她不能來台灣,只能遊走大陸、加拿大、新加坡和其他國家。近年台灣福智的信眾,發現福智在大陸四川、雲南昆明、加拿大、新加坡、馬來西亞等地建寺、買別墅、蓋道場,藉傳道、訓練僧團之名,讓台灣信眾的善款在不公開的狀況下,移用到世界各地,因此才會引起信眾拉布條抗爭,要求公開善款細目,並且高呼:「捐款不公開,佛陀不會來」。(本文資料來自網站)

Print Friend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