茫茫尋祖路 時時糾心結 一一岳飛31世孫岳昕兄弟由湘西往邵陽尋祖母墳記

本報記者;岳志勇跟隨採訪報導 岳衛易攝圖
2017年10月6日,在邵陽市雙清區雲高公路嚴塘八組段,迎來了來自湘西州永順縣岳昕兄弟的車,進入先預約就國慶假期協助他們到邵東縣範家山鎮和平村的廟塘沖院子屋後墳山尋找岳昕的祖母肖細英老孺人的墳墓,因為沒有任何文字記載,又年代久遠,僅管多方奔走打聽,仍是沒有什麼點滴希望,但其忠孝虔誠之心確實可感天地。岳昕的爺爺叫岳煥章,又名嶽桃,解放前住在邵陽市九井灣妻弟家,做些攤販小買賣糊口,岳煥章沒有其他兄弟,只有堂兄弟,其堂兄弟嶽鵬輝解放前一年左右還在他家跟他做過事。約在五十年代初,岳煥章的妻子肖細英40多歲時就因病去逝了,當時岳煥章的大兒子岳文翰已經在湘西永順那邊工作了,因而當時就其父岳煥章和時才10歲的弟弟岳文亮一同接到永順縣去住了,從此就在那落戶安家了,數十年沒有與家鄉這邊有聯繫。因為時代的關係,岳文翰兄弟因都在工作崗位,岳文翰1989年去逝的,其弟岳文亮當時年齡還小,他近幾年因病做過手續,年事已高,所以也不記得那時的事了。岳昕曾與其父等幾人於五年前到過廟塘沖一次,找到了跟他沒出五代的岳騰輝、岳炳輝、岳勝輝等人,那時因為要急於回家上班,沒來及尋找其奶奶肖細英的墳墓。

由於邵陽岳氏五修族譜是1924年編修成功的,而那時岳煥章還很小,而第六修之第一次的《岳飛家史》、《岳氏六修族譜》、《中華岳氏統譜邵陽分譜》都2OO9年以前修編成功的,而此前他們跟廟塘沖這邊均無聯繫,岳騰飛也曾多次想尋找他們,均無處可找,所以其奶奶安葬在那裡?譜上根本沒有記載,而墳墓是否刻了碑的均不清楚,岳昕兄弟等人也是比較茫然,該如何找呢?實行第一步;從譜上看岳煥章的父輩所葬地在哪?譜上記有是在老屋後的墳山,熱心宗親嶽明祥,及廟塘沖老院子附近宗親都很熱心,忙於幫助尋找知情人,到老屋後墳山一看,草長得很高,根本看不到墓碑,只有把草扒開才能看到墓碑,所有老碑全部看了一次,沒發現有碑刻有帶肖字的碑,這一方案失敗。
因為今天是岳煥章的堂兄弟,也是岳昕叫大爺爺的岳騰輝90歲的生日,我們剛來時到其弟岳炳輝家,他們要急著趕去住在邵陽市街上的岳騰輝家跟他祝壽,此情之際,岳昕在與家裡通電話時獲悉;聽其伯父岳文翰的女兒說;早在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她在單位接到信說,其祖母肖細英墓因修機場要遷移,要他們速回家遷移,當時岳文翰等人趕了回去,因為沒有找到那地方,因當時通訊條件所限,無功而返。據此分析,那時,邵陽就只有一個機場,那時修建,因而就決定到那周邊問一下,分析的理由是;按習俗,岳昕祖母當時去逝時,要麼是就所居附近下葬,要麼是安葬於廟塘沖那邊墳山,在當時那個年代,如果還是安葬於其他地方的話,那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肖細英娘家,由於岳昕兄弟不知半點關於其祖母娘家的情況,連他們舅爺爺名字都不知道,更不用說地址了,如是只有抱著半丁點希望驅車往機場趕,一路打聽,看機場周邊有姓肖的村民居住麼,問到渾水坳有姓肖的居住,也確實那個年代因修機場移過墳,通過一路熱心人的指點,很快就找到了這個地方,而且還碰到該地參與負責編修族譜的肖大爺,他們都很熱情,無償東奔西走的尋找知情老年人,找了一個80多歲的老姆,還拿出了五、六本新、老譜,查閱記錄中修機場遷墳的那房,也沒有譜載,某女適岳,80多歲年老也均說,五十年代時也沒有外嫁因病去逝葬娘家的。要知道岳昕舅爺爺的名字,在譜上就容易找到。
返程的路上,我們又細細的分析了一下,認為嶽昕在微信裡面初次跟我聊過,他大爺岳騰輝年輕時,還跟岳昕爺爺做過工。而嶽騰輝今年九十歲了,五十年代時,他應有二十多歲了,但我所知的,岳騰輝是位抗美援朝的老英雄,而抗美援朝剛好是五十年代初期,這就說明,岳昕的祖母去逝的時候,那時岳騰輝已經去參軍了。
第二天,在渡頭橋鎮政府採訪會議活動攝像時。看到岳昕宗親從微信上發來了的信息說;這次有你幫忙事辦的算順利,特別感謝你還讓你那麼辛苦。這次從嶽勝輝得到一個線索,我舅爺叫蕭(肖)健榮、蕭康榮,在南門口有一個人的戶口還在,但去貴陽與他兒子住了,另一個不知道情況。還得知我爺爺解放前是開書店的(大成書店),還織過毛線,岳騰輝入伍前幫他管工織毛線。
記者點評;岳昕兄弟等人滿懷尊宗敬祖的忠孝之心,利用繁忙工作之偶閑,懷著對他們沒有見過面的奶奶的無比敬仰之情,親情兩隔山水,聖靈千秋佑啟。這份千秋霞光永照於九天之上。看完全文,不難看出譜是何等之重要,邵陽是改革開放以來,接連編修過三次族譜,各位宗親間,當深思之,或其續譜之時,某因忙無遐顧及,但本文中嶽昕宗親父伯輩時,當時邵陽編修族譜期間,網路,資訊當時還是相當陌生,而他們兄弟均在工作單位,又是出外之後,一直未與家鄉堂兄弟有聯繫,其堂兄弟岳騰輝從部隊退伍回家時,還曾多方打聽,四處尋找過他們,但均無果。所以邵陽幾屆編修族譜其間,家裡房親自然找不到他們。
記者也正在參與《中華岳氏統譜》國際續編湖南片區的採編工作,然認識不到譜的重要性的宗親太多了,這不光是嶽姓,其他姓也是一樣,我也接觸過較多其他姓統譜的編輯,而今續譜好機會捨不得花點小錢,卻願讓自己的後代以後承擔巨債,而今清淅的線路不記載,以後子孫後代茫然耗鉅資尋找?但願本文會對宗親有所啟發。

 

茫茫寻祖路 时时纠心结
一一岳飞31世孙岳昕兄弟由湘西往邵阳寻祖母坟记本报记者;岳志勇跟随采访报道 岳卫易摄图
2017年10月6日,在邵阳市双清区云高公路严塘八组段,迎来了来自湘西州永顺县岳昕兄弟的车,进入先预约就国庆假期协助他们到邵东县范家山镇和平村的庙塘冲院子屋后坟山寻找岳昕的祖母肖细英老孺人的坟墓,因为没有任何文字记载,又年代久远,仅管多方奔走打听,仍是没有什么点滴希望,但其忠孝虔诚之心确实可感天地。岳昕的爷爷叫岳焕章,又名岳桃,解放前住在邵阳市九井湾妻弟家,做些摊贩小买卖糊口,岳焕章没有其他兄弟,只有堂兄弟,其堂兄弟岳鹏辉解放前一年左右还在他家跟他做过事。约在五十年代初,岳焕章的妻子肖细英40多岁时就因病去逝了,当时岳焕章的大儿子岳文翰已经在湘西永顺那边工作了,因而当时就其父岳焕章和时才10岁的弟弟岳文亮一同接到永顺县去住了,从此就在那落户安家了,数十年没有与家乡这边有联系。因为时代的关系,岳文翰兄弟因都在工作岗位,岳文翰1989年去逝的,其弟岳文亮当时年龄还小,他近几年因病做过手续,年事已高,所以也不记得那时的事了。岳昕曾与其父等几人于五年前到过庙塘冲一次,找到了跟他没出五代的岳腾辉、岳炳辉、岳胜辉等人,那时因为要急于回家上班,没来及寻找其奶奶肖细英的坟墓。
由于邵阳岳氏五修族谱是1924年编修成功的,而那时岳焕章还很小,而第六修之第一次的《岳飞家史》、《岳氏六修族谱》、《中华岳氏统谱邵阳分谱》都2OO9年以前修编成功的,而此前他们跟庙塘冲这边均无联系,岳腾飞也曾多次想寻找他们,均无处可找,所以其奶奶安葬在那里?谱上根本没有记载,而坟墓是否刻了碑的均不清楚,岳昕兄弟等人也是比较茫然,该如何找呢?实行第一步;从谱上看岳焕章的父辈所葬地在哪?谱上记有是在老屋后的坟山,热心宗亲岳明祥,及庙塘冲老院子附近宗亲都很热心,忙于帮助寻找知情人,到老屋后坟山一看,草长得很高,根本看不到墓碑,只有把草扒开才能看到墓碑,所有老碑全部看了一次,没发现有碑刻有带肖字的碑,这一方案失败。
因为今天是岳焕章的堂兄弟,也是岳昕叫大爷爷的岳腾辉90岁的生日,我们刚来时到其弟岳炳辉家,他们要急着赶去住在邵阳市街上的岳腾辉家跟他祝寿,此情之际,岳昕在与家里通电话时获悉;听其伯父岳文翰的女儿说;早在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她在单位接到信说,其祖母肖细英墓因修机场要迁移,要他们速回家迁移,当时岳文翰等人赶了回去,因为没有找到那地方,因当时通讯条件所限,无功而返。据此分析,那时,邵阳就只有一个机场,那时修建,因而就决定到那周边问一下,分析的理由是;按习俗,岳昕祖母当时去逝时,要么是就所居附近下葬,要么是安葬于庙塘冲那边坟山,在当时那个年代,如果还是安葬于其他地方的话,那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肖细英娘家,由于岳昕兄弟不知半点关于其祖母娘家的情况,连他们舅爷爷名字都不知道,更不用说地址了,如是只有抱着半丁点希望驱车往机场赶,一路打听,看机场周边有姓肖的村民居住么,问到浑水坳有姓肖的居住,也确实那个年代因修机场移过坟,通过一路热心人的指点,很快就找到了这个地方,而且还碰到该地参与负责编修族谱的肖大爷,他们都很热情,无偿东奔西走的寻找知情老年人,找了一个80多岁的老姆,还拿出了五、六本新、老谱,查阅记录中修机场迁坟的那房,也没有谱载,某女适岳,80多岁年老也均说,五十年代时也没有外嫁因病去逝葬娘家的。要知道岳昕舅爷爷的名字,在谱上就容易找到。
返程的路上,我们又细细的分析了一下,认为岳昕在微信里面初次跟我聊过,他大爷岳腾辉年轻时,还跟岳昕爷爷做过工。而岳腾辉今年九十岁了,五十年代时,他应有二十多岁了,但我所知的,岳腾辉是位抗美援朝的老英雄,而抗美援朝刚好是五十年代初期,这就说明,岳昕的祖母去逝的时候,那时岳腾辉已经去参军了。
第二天,在渡头桥镇政府采访会议活动摄像时。看到岳昕宗亲从微信上发来了的信息说;这次有你帮忙事办的算顺利,特别感谢你还让你那么辛苦。这次从岳胜辉得到一个线索,我舅爷叫萧(肖)健荣、萧康荣,在南门口有一个人的户口还在,但去贵阳与他儿子住了,另一个不知道情况。还得知我爷爷解放前是开书店的(大成书店),还织过毛线,岳腾辉入伍前帮他管工织毛线。
记者点评;岳昕兄弟等人满怀尊宗敬祖的忠孝之心,利用繁忙工作之偶闲,怀着对他们没有见过面的奶奶的无比敬仰之情,亲情两隔山水,圣灵千秋佑启。这份千秋霞光永照于九天之上。看完全文,不难看出谱是何等之重要,邵阳是改革开放以来,接连编修过三次族谱,各位宗亲间,当深思之,或其续谱之时,某因忙无遐顾及,但本文中岳昕宗亲父伯辈时,当时邵阳编修族谱期间,网络,信息当时还是相当陌生,而他们兄弟均在工作单位,又是出外之后,一直未与家乡堂兄弟有联系,其堂兄弟岳腾辉从部队退伍回家时,还曾多方打听,四处寻找过他们,但均无果。所以邵阳几届编修族谱其间,家里房亲自然找不到他们。
记者也正在参与《中华岳氏统谱》国际续编湖南片区的采编工作,然认识不到谱的重要性的宗亲太多了,这不光是岳姓,其他姓也是一样,我也接触过较多其他姓统谱的编辑,而今续谱好机会舍不得花点小钱,却愿让自己的后代以后承担巨债,而今清淅的线路不记载,以后子孙后代茫然耗巨资寻找?但愿本文会对宗亲有所启发。

Print Friend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