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鵝悲歌

崔小萍冤屈得伸

文:李慶平 陳孟文

二o一七年三月十一日,資深廣播人崔小萍,在台大醫院靜靜的離開人間,結束她九十四年戰亂流離、曾經輝煌、錯假冤獄、失業屈辱和大愛感恩的一生。

在台灣六十歲以上、愛聽廣播的人,很少不知道崔小萍女士,她是一九五o、六o年代,電視還沒有出現和普及時,膾炙人口的廣播人。

崔小萍在抗日戰爭時,赴重慶國立藝專就讀,畢業後到處演出舞台劇。1948年隨劉厚生的「上海觀眾演出公司」戲劇藝術團來台巡迴公演,大陸淪陷後獨自留在台灣。

她在一九五一年進入中國廣播公司,擔任廣播劇的導演,在一九六八年以前,她導播了將近七百不廣播劇,風靡全台灣。在那還沒有電視機的歲月,收音機裡播出「崔小萍導演,李林配音,唐翔錄音」的中廣廣播劇,成為那時代人民生活的娛樂主體。用現在的時尚術語,崔小萍在當時的台灣,擁有廣大的愛好粉絲。

「那真的是一個黃金年代,」崔小萍女士曾經回憶:「一家老小沏一壺茶,就圍在收音機旁,靜靜地聽莎士比亞故事改編的廣播劇,然後是迴腸盪氣的小曲,那種凝聚心動的氣氛,還有典雅偉大故事的薰陶,是現在看電視看綜藝永遠不會有的。」

崔小萍女士是台灣第一位將話劇形式,運用在「廣播劇」上的傑出人物;她運用各種聲音效果,追求藝術化的呈現,因而奠定了「廣播劇」的型態,更塑就了中廣廣播劇的成功。

一九六八年六月,崔小萍突然失蹤,在那「白色恐怖」的年代,只要與共產黨踩上一點邊,就是可怕的事。崔小萍女士因為涉及參加所謂「匪偽組織」被捕。 但是一九七o年台灣警備總部的判決書裡,卻找不出崔小萍女士有任何當匪諜的確鑿證據,在沒須有的判決下,「尚未發現其為匪活動之事證,衡情不無可憫,爰酌情減處適當之刑,並褫奪公權十四年」。一九七五年因先總統蔣公辭世,政府制定「中華民國六十四年犯罪減刑條例」,一九七七年大赦出獄,前後關了十年,後來重回學校教書。

解嚴以後,十年過去了,一九九八年五月,我擔任中廣公司總經理。在整頓公司有關事務及計畫時,想起曾經為中廣廣播劇打下一片天的崔小萍女士。我問同仁,崔小萍女士現在何處,同仁告知現住台中水楠。因信基督教,住處水楠基督教堂附近。我再問同仁,崔小萍女士出獄以後,歷任總經理有無探望過,同仁說沒有,她也沒有在來過中廣公司。

我即決定,對這樣一位曾經勞苦功高的老同事,我要去台中拜訪請益。到台中看到崔小萍女士,她當時已經七十五歲,白髮紅顏,神情清朗。因為經常和基督教的兄弟姊妹在一起,對往事坦然相對,並不記恨。生活雖清苦,但很愉快。

我當即邀她回中廣公司重任導演,製作廣播劇「崔小萍經典劇場」,並為她安排了一個溫馨的「回娘家」的酒會。我記得酒會是在仁愛路的中廣大禮堂舉行。上午九時即有一百多位藝文界的朋友前來參加,李行、孫越、郎雄、亮軒、柏楊等都來為她慶祝重回中廣的懷抱,在酒會中她沒有怨言,只有感恩!感謝!化悲憤為大愛。

在酒會中我宣布了崔小屏女士將再為中廣製作廣播劇,歡樂與悲傷的眼淚交織,這是感人的場面,也散發人性的光輝。第二天各大報說,崔小萍女士被平反了。

其後,二ooo年, 廣播金鐘獎也為她頒佈了終生成就獎。二oo一年 政府恢復了她的名譽,洗刷冤屈,發給冤獄補償金。

崔小萍女士在二o一二年,出版了獄中記「天鵝悲歌」,她說寫書的目的不在控訴,「因為我慈愛的國家,人為的錯誤在所難免,對那些執行的錯誤的一小撮人,我也原諒他們,在聖經裡,耶穌曾說過,如果兄弟有錯誤,要原諒他們,因為恨與愛,是不可並行的」。

崔小萍形影優雅如天鵝,國家曾經虧待她,她對國家的愛,卻不曾因而有絲毫減損,一直維持著初心的皎潔。中廣何幸,曾經擁有這樣一位才華橫溢、人品高潔的優秀的工作者。

 

Print Friend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