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林蒙塵」曾經肆虐多時的「綠膿桿菌」毒素再度捲土重來肇禍!

陳訓誠‧黃耀財

古諺有:人無千日好,花無百日紅!這句話真有其哲理!尤其是人走下坡時什麼倒霉事都碰得到?!在中部政商界喊水會結凍的劉建築大亨,因脊椎況疴住進頗負盛名的「中國醫藥學院」,附設醫院開刀,因他患有多年的糖尿病,手術後傷口很難癒合,第四次做清創手術時差點被「開刀房」的「奇景」和衛生條件嚇死!好不容易傷口日漸癒合,竟然又感染到院內傳染的「綠膿桿菌」重症!令人談「菌」色變!!!

啥米「綠膿桿菌」?!一般民眾頗為陌生?!根據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記載,所謂「綠膿桿菌」,又稱銅綠假單胞菌(學名:Pseudomonas aeruginosa),是一種革蘭氏陰性菌、好氧、呈長棒形的細菌,只有單向的運動性。牠是一種機會性感染細菌,且對植物亦是機會性感染的。

綠膿桿菌

與其他假單胞菌屬的細菌一樣,「綠膿桿菌」分泌多種的色素,包括綠膿菌素(呈青色)、螢光素(呈螢光黃色)及綠膿菌紅素(呈啡紅色)。假單胞菌屬培養基P就是用作增加綠膿菌素及綠膿菌紅素的生產,而假單胞菌屬培養基F就是加強螢光素的生成。

綠膿桿菌的特徵是牠那如珠母般的外形及在試管內的葡萄氣味。臨床確認綠膿桿菌的方法是在於綠膿菌素及螢光素的生成,且在42℃的環境下生長的能力。綠膿桿菌在柴油及航空燃料中仍能生長,更被稱為「氫碳分解菌」,能引發微生物腐蝕作用。牠會產生一種暗色的凝膠墊,一般被誤解為藻類。

綠膿桿菌的學名是Pseudomonas aeruginosa,當中的Pseudomonas是由希臘語的pseudo及monas所組成,意即虛假的單元,是早期微生物學用作描述病菌的。而Aeruginosa則是銅綠(即銅的氧化),正好表達了這種細菌所產生的青色色素。綠膿菌素的生物合成是以群體效應來調控,就像充滿囊腫性纖維化病人肺部綠膿桿菌的生物膜一樣。

在XLD培養基的綠膿桿菌

綠膿桿菌是一種令免疫受損的機會性感染病原,一般影響肺部及泌尿道,或造成燒傷、傷口及其他血液感染,如敗血病。雖然很不常有,但綠膿桿菌亦會造成肺炎。在隱形眼鏡清潔不完全的狀況下也有機會造成眼睛角膜感染。在很多與呼吸器有關的肺炎研究中指出,綠膿桿菌是其中一種需要隔絕的細菌。綠膿菌素(pyocyanin)-一種藍綠色的有毒代謝物,就是綠膿桿菌的致病因子之一,且在氧化應激下能使秀麗隱桿線蟲死亡,但是有研究指水楊酸能抑制綠膿菌素的生成。 10%在醫院感染的病症都是由綠膿桿菌所引致的。囊腫性纖維化病人的肺部是最先感染綠膿桿菌的一群。在缺乏適當處理食水質素下,牠亦是引致皮膚炎的其中一種細菌。牠也是造成燒傷感染最普遍的細菌。

「綠膿桿菌」可以在多種培養基上培植,包括非選擇性的血瓊脂和選擇性的馬康基氏瓊脂(只能培植革蘭氏陰性菌)。檢測綠膿桿菌主要是基於一系列的生化及診斷學測試。綠膿桿菌常帶特徵性水果味,此可作為實驗室及臨床診斷綠膿桿菌感染的線索。

綠膿桿菌培養基

「綠膿桿菌」經常會從有菌的環境(如口腔棉棒、痰或其他)下,雖不是感染,但只是定植。從這些有菌的環境中隔離綠膿桿菌須特別小心,而在進行前須得微生物學家或傳染病學專家的意見。一般來說治療是不需要的。

當「綠膿桿菌」從無菌環境(血液或骨骼)中隔離時,須小心地處理,及差不多每次也需要接受治療。

「綠膿桿菌」天生對大部份抗生素有抗藥性,而且能快速地產生抗藥性突變。一般結合兩種抗生素(氨基糖苷類抗生素,β-內醯胺類抗生素或喹諾酮類抗生素)採用進取的抗菌治療。一般治療須由實驗室敏感性協助治療,而非只憑經驗選擇抗生素的種類。若已經使用了抗生素,其繁殖情況必須盡力了解及經常檢討抗生素的效用。

能有效對抗綠膿桿菌的抗生素包括:

※氨基糖苷類抗生素(慶大黴素、丁胺卡那黴素、妥布黴素)

※喹諾酮(環丙沙星及可樂必妥,但不包括莫西沙星)

※頭孢菌素(頭孢他啶、頭孢吡肟、頭孢匹羅,但不包括頭孢呋辛、頭孢三嗪、頭孢噻肟酸)

※哌拉西林、替卡西林(綠膿桿菌本質上能抵抗所有其他的青黴素)

※碳青黴烯(美羅培南、亞安培南,但不包括厄他培南)

※氨曲南

除了氟奎諾酮外,所有以上的抗生素必須是經注射使用。所以在某些醫院嚴格禁止使用氟奎諾酮,避免綠膿桿菌發展出相應抗藥性。

據權威感染科醫師指出,民眾千萬不能對這種病毒掉以輕心?!如兒童不幸感染?!赫然有高達五成的死亡率!!!十年前(九十七),台灣曾發生一次「綠膿桿菌」大流行!所幸因防患得宜將傷害減少到最低!詎料,最近「中國醫藥學院」附設醫院又有多人感染?!附設醫院又有多少人感染?!「衛福部」主管官員豈能輕心?!

曾雪蒨當時記者報導指出:中部醫院發現,近來嬰幼兒感染「綠膿桿菌」重症個案異常增加;「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近三個月連續接獲四起個案,其中一名六個月大女嬰,去年底因高燒、流鼻涕三天就醫,白天看診時還活蹦亂跳,晚上在家突然活動力遽降,再送急診已併發敗血性休克搶救不治,「中國附醫兒科部」副主任林鴻志呼籲,感染綠膿桿菌併重症死亡率高達三至五成,不得輕忽。

來勢洶洶

林鴻志指出,「綠膿桿菌」併發腸出血或敗血症重症,症狀和一般感冒相似,「使病情惡化時常措手不及。他提醒家有一歲以下幼兒家長,「若孩子高燒兩天以上未退、活動力突然減弱,就算白天才送醫,一定要再立即送醫!」

「中國附醫」近三個月接獲三名男嬰及一名女嬰非院內感染的綠膿桿菌重症個案,年齡都在六到九個月間。林鴻志說,其中一名六個月大的女嬰,白天第一次就醫時活動力正常,返家後急速惡化,當晚再送家中附近醫院急救,已併發敗血性休克不治,是四例個案中唯一死亡的個案。

林鴻志說,另一名七個月男嬰則是高燒不退,但鼻頭出現典型的壞死性濕疹,該院立即以治療「綠膿桿菌」的專用抗生素治療,總算搶回一命。「台中榮總」小兒感染科主任陳伯彥也說,該院近一年也接獲兩起「綠膿桿菌」重症病例,其中一名五個月大的嬰兒先感染輪狀病毒、引起續發性的「綠膿桿菌」感染,也併發敗血性休克,所幸都救回一命。

林鴻志及「台大」醫院小兒感染科主任黃立民都認為,近來中部個案較多,可能與近來嬰幼兒感冒流行有關,因嬰幼兒感冒常會腹瀉,若再使用抗生素治療又會殺光腸道細菌,導致「綠膿桿菌」變成腸內優勢細菌,因而穿透腸子造成敗血症。

「綠膿桿菌」是環境及人體常見的細菌,健康成人接觸不會發病。陳伯彥指出,國內一份「綠膿桿菌」重症調查結果顯示,重症患者多是兩歲以下,到院時都已出現敗血性休克或腸壞死,推論「與嬰幼兒抗體不足、醫界濫用抗生素有關」。

「長庚」醫院小兒感染科醫師黃玉成也說,該院十四年來接獲四十多例,八成發生在一歲以下,症狀為發燒兩天、腹瀉、休克。

「中國附醫」感染科主任王任賢說:喝生水是感染「綠膿桿菌」最常見的途徑。他呼籲,「嬰幼兒絕對要用煮沸過的水泡牛奶,連礦泉水、包裝水都不行。」

Print Friend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