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飛後裔多忠義 人老心紅獻餘熱——記巴中市花叢鎮退休工人岳定強

【巴中市岳其俊/岳仕龍/岳斌  本報記者;岳志勇  圖文報導】岳定強,男,巴中市恩陽區尹家鄉籍,1936年1月生,現年81歲,系飛祖後裔。1956年岳定強曾參軍入伍,進入朝鮮當志願軍,1960年退伍後分配至海南建設兵團工作,現己退休,定居于恩陽區花叢鎮。

岳定強傳承飛祖優良家風,教育子女有方。在11名子孫中培養了碩士研究生2名、大學本科生4名、專科生1名,其中有醫學教授職稱1名。家族興旺,子孫個個成才,業績顯耀。

岳定强和老伴杨芳荣留影    仕龙 摄

去年以來,巴中市編修《統譜》,尹家鄉下蘇村支系難於物色到收集資料的聯絡員。見此情況,只有小學二年級文化的岳定強不顧文化低和年逾八旬、人老體衰的困難,毅然承擔了這一艱巨的義務。他腳穿一雙解放牌膠鞋,手拄一根竹扙,身揣幾個饅頭,歷時數月,走遍了花叢片區花叢鎮、尹家鄉、原來龍鄉、原鎮廟鄉、原磨子鄉的20餘個村、組,對本支系和相鄰支系的各家各戶岳姓逐戶登統。特別是對原《族譜》中漏登的桅杆埡村、鳳凰壩村、礦石村等100余戶400餘人全部登記入了冊。在登統過程中困難重重,有不少人對《統譜》編修認識淡漠,碰軟釘子、拒之門外、甚至懷疑為騙子的情況時有發生。有不少時候錯過開飯時間,自己便啃幾口冷饅頭充饑。經過千辛萬苦的努力,終於將本支系和相鄰支系的所有岳姓戶全部登統入冊,並發動預訂了譜書20余本,圓滿完成了譜書資料收集任務。

岳定强和女儿岳秀兰女婿张志勇在恒丰饭店宴请《统谱》编修人员    本报记者;岳志勇 摄

譜書印刷出版後,岳定強為慶賀勝利,偕同女兒岳秀蘭、女婿張志勇還破費2000餘元,在巴中市恒豐飯店宴請了《巴中岳氏統譜》編輯部的岳氏宗親代表。岳定強謙虛地說:“我年老了,文化又低,沒有多大能耐,趁有生之年盡力為家族多作一點公益事,為後人多獻一點餘熱,這是我的心願。這樣做了,才配當一個飛祖的合格後裔。”

 

简体版:

岳飞后裔多忠义 人老心红献余热——记巴中市花丛镇退休工人岳定强

【巴中市岳其俊/岳仕龙/岳斌  本报记者;岳志勇  图文报道】岳定强,男,巴中市恩阳区尹家乡籍,1936年1月生,现年81岁,系飞祖后裔。1956年岳定强曾参军入伍,进入朝鲜当志愿军,1960年退伍后分配至海南建设兵团工作,现己退休,定居于恩阳区花丛镇。

岳定强传承飞祖优良家风,教育子女有方。在11名子孙中培养了硕士研究生2名、大学本科生4名、专科生1名,其中有医学教授职称1名。家族兴旺,子孙个个成才,业绩显耀。

去年以来,巴中市编修《统谱》,尹家乡下苏村支系难于物色到收集资料的联络员。见此情况,只有小学二年级文化的岳定强不顾文化低和年逾八旬、人老体衰的困难,毅然承担了这一艰巨的义务。他脚穿一双解放牌胶鞋,手拄一根竹扙,身揣几个馒头,历时数月,走遍了花丛片区花丛镇、尹家乡、原来龙乡、原镇庙乡、原磨子乡的20余个村、组,对本支系和相邻支系的各家各户岳姓逐户登统。特别是对原《族谱》中漏登的桅杆垭村、凤凰坝村、矿石村等100余户400余人全部登记入了册。在登统过程中困难重重,有不少人对《统谱》编修认识淡漠,碰软钉子、拒之门外、甚至怀疑为骗子的情况时有发生。有不少时候错过开饭时间,自己便啃几口冷馒头充饥。经过千辛万苦的努力,终于将本支系和相邻支系的所有岳姓户全部登统入册,并发动预订了谱书20余本,圆满完成了谱书资料收集任务。

谱书印刷出版后,岳定强为庆贺胜利,偕同女儿岳秀兰、女婿张志勇还破费2000余元,在巴中市恒丰饭店宴请了《巴中岳氏统谱》编辑部的岳氏宗亲代表。岳定强谦虚地说:“我年老了,文化又低,没有多大能耐,趁有生之年尽力为家族多作一点公益事,为后人多献一点余热,这是我的心愿。这样做了,才配当一个飞祖的合格后裔。”

Print Friend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