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邵陽新年第一集市

本報記者 岳志勇    岳瑩圖文報導

湖南邵陽市經濟開發區高崇山鎮的集市,陽曆每月的1號、4號、7號為趕集日,基本隔3天趕一次集。高崇山附近一帶方言叫“趕集”為“趕場”。2018年元月1日,新年第一集,又是元旦節,本應是非常鬧熱的,但入濃冬季節又加之下有零星小雨,因而趕集的明顯少了一些,筆者陪同84歲的父親岳郁國和77歲的母親盧又華體驗這新年第一集趕場。

高崇山鎮是邵陽市區的東大門,與雙清區渡頭橋鎮嚴塘、井泉兩村合併後叫“東城村”相鄰,雞籠村、兩塘村等周邊村的村民也多在高崇山趕集。隨著邵陽市城市東東擴的春風,這些鄰近村經濟明顯快速發展,村民生活水準明顯提升,因此高崇山集市也明顯日趨繁榮,各類攤販雲湧高崇山集市,均如意撈取到了一桶金。

掩制不住的笑容掛在每個人的臉上,幸福的體現在新一代農民口中,似呼忘記了以往的艱辛與困苦,徘徊在菜攤前的農家老太,說出了令城市人意想不到的話語;到底買什麼菜好呢?過去沒錢買菜愁,如今有錢了買菜也愁,這也不好吃,那也不好吃了。計程車司機也有話說;以往過節時,他們跑不停,可抓筆大收入,如今過節時,他們沒生意了,因這附近村,特別是城市東擴時所占地的村,每一大戶有一輛私家車,有的幾呼每個兄弟都有倆私家車,過節時都在家,趕集時都搭便車了,所以開計程車的自然沒生意了。


湖南邵阳新年第一集市

本报记者 岳志勇    岳莹图文报道

湖南邵阳市经济开发区高崇山镇的集市,阳历每月的1号、4号、7号为赶集日,基本隔3天赶一次集。高崇山附近一帶方言叫“赶集”为“赶场”。2018年元月1日,新年第一集,又是元旦节,本应是非常闹热的,但入浓冬季节又加之下有零星小雨,因而赶集的明显少了一些,笔者陪同84岁的父亲岳郁国和77岁的母亲卢又华体验这新年第一集赶场。

高崇山镇是邵阳市区的东大门,与双清区渡头桥镇严塘、井泉两村合并后叫“东城村”相邻,鸡笼村、两塘村等周边村的村民也多在高崇山赶集。随着邵阳市城市东东扩的春风,这些邻近村经济明显快速发展,村民生活水平明显提升,因此高崇山集市也明显日趋繁荣,各类摊贩云涌高崇山集市,均如意捞取到了一桶金。

掩制不住的笑容挂在每个人的脸上,幸福的体现在新一代农民口中,似呼忘记了以往的艰辛与困苦,徘徊在菜摊前的农家老太,说出了令城市人意想不到的话语;到底买什么菜好呢?过去没钱买菜愁,如今有钱了买菜也愁,这也不好吃,那也不好吃了。出租车司机也有话说;以往过节时,他们跑不停,可抓笔大收入,如今过节时,他们没生意了,因这附近村,特别是城市东扩时所占地的村,每一大户有一辆私家车,有的几呼每个兄弟都有俩私家车,过节时都在家,赶集时都搭便车了,所以开出租车的自然没生意了。

Print Friend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