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劉遠鳳

母親

作者 劉遠鳳

搖籃邊有母親乳名的輕喊,

坐在您挑擔的籮筐裡,

聆聽您唱一首首好聽的童謠。

土磚房,煤油燈,

留下您縫補千層鞋的影子。

您摘下小花花,

說我是最懂事的孩子。

綠色的翻布書包裡,

總有您放的幹紅薯和發餅。

您總是在風雨要來的時候拼命的呼喚我名字。

您教會我怎樣寫一個“人”字,

那時候,母親很年輕。

長大後,

火車來了,我遠行,

母親往我行裡袋裡放幾個煮雞蛋,

留語重心長的叮囑……

很久,很久,故鄉的樹畫著光陰的年輪,

我歸來,青山依舊。

歲月刻畫著青絲暮雪,

母親已被風霜染成了黃皺皺老人……


母亲

作者 刘远凤

摇篮边有母亲乳名的轻喊,

坐在您挑担的箩筐里,

聆听您唱一首首好听的童谣。

土砖房,煤油灯,

留下您缝补千层鞋的影子。

您摘下小花花,

说我是最懂事的孩子。

绿色的翻布书包里,

总有您放的干红薯和发饼。

您总是在风雨要来的时候拼命的呼唤我名字。

您教会我怎样写一个“人”字,

那时候,母亲很年轻。

长大后,

火车来了,我远行,

母亲往我行里袋里放几个煮鸡蛋,

留语重心长的叮嘱……

很久,很久,故乡的树画着光阴的年轮,

我归来,青山依旧。

岁月刻画着青丝暮雪,

母亲已被风霜染成了黄皱皱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