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岳志勇

回望雲煙  不見神仙 一一巨口鋪之行憶述    

回望雲煙    不見神仙

一一巨口鋪之行憶述

【記者:岳志勇  圖:岳衛易】偶然之機,應邀再赴巨口鋪,望穿雨霧,輾轉十餘年前,絲絲如影,滴滴敲心,歲月的洗瀝如讀風雨,品讀人生。那揮之不去的霞思,如詩一般頃述,似雲湧長空。邵陽市1、31爆炸事件那年,事前幾月經親戚介紹到亙口鋪學徒,在那度過了令人終身回味約半年時間,品味溫馨和諧的精典,也親歷美妙故事的胡弦,後偶有從巨口鋪經過三、四次,但都是坐朋友自駕車或活動專車,似乎霞思沒這麼濃,這次單獨坐客車去,還是是巨口鋪學徒後的第一次,或許大家會問;當初即是在那學徒,為何後又去得很少呢?因為當時的師傅就是我姐夫的親哥哥,他家就我家這邊,當時他是在那邊被請的師傅,我後來也改了行,忙於工作與當時的資訊等因而較少去了。

還未到去坐客車的邵陽汽車北站,天空似呼出現了一抹陽光,像是欣慰的笑臉,連日的陰雨天,愁雲密佈,滴下絲絲哀怨:不知那  在濃雲中的麗日是否在過去歲月中發呆,也有可能早以穿時空而去。此去一路還算順利,或有如箭之概,一路乘車就好像早有人安排好了似的,剛出家門就有鄰居開車去乘到市區車的鎮上,搭順風車剛到鎮上,就有跑到邵陽老火車站的私家車叫客,到了老火車站搭乘1路公車到邵陽汽車北站,平時緩慢的市內公車,今日好像也性急了,以往擁睹的街道今天似呼在讓道,我們此行要去的是巨口鋪大竹村12組考查種紫山藥項目。剛到氣車北站外面就看到有到巨口鋪的車,上車後車子就開了,一路秀美風景穿窗而過,時而拍下幾處做為留念,一路心舒氣爽,因為大竹村以前沒聽過,在問司機與售票員才知正是從我以前在這學徒那老闆店前經過。

很快就到了巨口鋪那往高坪方向的轉角點,剛下車一永富超市的招牌映入眼簾,該超市就是我十餘年前學徒的老闆的,他自己砌的房子,砌到這轉角處已經有15年了,因為前幾年到過該店,所以知道該店是以前學徒老闆的,考慮到我們同行從武岡過隆回過來,途中時間比較長,在這等他們的時間比較久,在車上就醞釀著下車到永富超市去坐一坐,容易等一些,剛走到超市前面,就看到一稍微熟悉的面孔,好象我以前學徒時在那做事的那個姓肖的,但又怕認錯了人,於是就試探性的上前問他說;你好像是姓肖,他也孤疑的問我:你怎知我姓肖了?。我說你不記得我哩,他一時還想不起來,後老闆娘很快就認出了我,說你是岳師傅吧?這麼多年了又沒見面與來往,難得她還記得。

想起當時在巨口鋪學徒時的我,啥也不懂,只喜好寫寫畫畫,老闆一家與師傅及所有做事人員對我還很不錯,他們都是出生於偏遠農村的困難家庭,獨立生活能力較強,在當時那種市場經濟狀況下,她們的工資是相當微簿的,至今難忘的就是她們的那份質樸與真誠,雖然時間不會倒轉,至今依稀還保存有那份唏噓;瞬間的留戀,卻是多麼無奈。人潮湧動,知音如閃電,當時也有過詩的意境,但無夢的昇華,感知的遲幕拉開今天的回望,回望雲煙,不見神仙,或許這就是歷代筆客所尋覓的良機。

現改行開超市也是時勢所然,因為加工業在前七、八年期間,除大規模的外其他類形的基本全部改行,而且我在學徒時,他家就一直是開批發部的。記得我學徒當時就是在批發部樓上做事,前店後廠模式在當時比較時尚,閑遐時到外面遊玩,寫寫詩,書法等,有時還打一打麻將等,至今回味無窮。學不到半年,因所做產品市場前景不好,被迫停業了,我也隨之改行迷上了新聞,從此踏上了爬格子的不歸路。其間,雖忙於東奔西走,但巨口鋪的歷程卻時常繞其心頭。 繼續閱讀